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芜湖人文网


                                   文苑漫步       摄影天地       书画长廊       国学讲坛       文化传承       教育培训       影像档案       文化定制

                                   人在旅途       慢享生活       会展中心       美食江湖       人文地图       特别策划       应用下载       联系我们

查看: 291|回复: 6

水乡传

[复制链接]

2

精华

17

主题

98

帖子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21
发表于 2014-10-29 22:49: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院落
大雁北归的时候,多半要经过我儿时的村庄。
我抬头见过的雁阵不算,还有一个依据,祖母大清早去院落里摘菜,手尖扇动一枚干净净的白羽毛。
祖母那时候还劲实,说“是大雁”的时候,嗓门内有颤声,带足阅世深深的底气。
我会从堂屋里疯跑过来,扔下刚要出门的放鹅杆,迎向背景是水塘和稻田的祖母。祖母在院落里,泥巴墙上的青草还在落露,雾气,从墙根处冒出,人在清冽中。
祖母给我大雁的羽毛,转身忙去了,也能说明,大雁经过,而现在只有空空的蓝天。
院落在空阔的天空下,渐渐露出来了。
我家在村子中部,门前是琵琶型的水塘。院落就在红砖乌瓦房子和水草之间,东边是官巷,上面遮挡了红润果子的阔叶树,西边是水秧,隔年是荷田,那要看主人的想法。
院落开始是没有墙的,别人家的猪和自家鸡鸭轻易就过来进餐,父亲说,得围一圈墙。农闲时,同西边的田主协商好,取来秋土,撒上草屑,用光脚踩拌,待粘实了,用铁锹切成方块,一层沿着划线奁起来。墙顶插上旧芦柴,一排排队列样子的。要搓好草绳,拦腰编辫子一样编一圈,最后的工序,是用润泥,把芦柴根部的孔糊严实。我当时的知识有限,能想起的是,南非的津巴布韦城堡,可能就是这样垒起来的。
院落的组成,少不了还有西北边的稻草垛,和把草垛吃出毛刺刺大窝的水牛。
能说上是树的,不是很多。一棵泡桐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墙角冒了出来,开始是饱嫩的,干枝脆鲜,我离开村庄的时候,它成了弟弟新婚家具的材料。
西北角的泥巴阴影里,有一块小高地,一簇栀子树肥绿在中间,白成一处香源,夏天,南风多,满屋子多是栀子花的浓香。
自从有了两棵柿子树,一夜间出现在院落的中央,家族里的战争就没停过火,这是我少年时最深的心理阴影。
我喜欢那棵最南边的桃树,个子不高,桃子却大,我看着它一年年的挂上五、六个果实,压弯枝头,不忍心树的腰杆受伤,找上毛竹,插在土里,用水麻线捆绑上,给桃树以扶持。最后一年的桃子,是记忆里最深刻的挽留,当桃子大到放进上衣口袋里掏不出来时,一场洪水淹死了桃树,我盯着南阳塌土里露出枯根。
第一次知道,死,就是来年想见到的东西,再也见不到了。
父亲总是把与泥土有关的事,做到极致,对稻田这般,对菜地也如此。一横六竖的菜垄拾惙得干净悦目,我能想起的可比,大约是我在飞机上看到的码头集装箱。祖母对我说,收拾菜园,就得像大一样的,沟是沟,垄是垄。
我没那个能耐,多年后,我把这种遗传的心性用来在图书馆里对付那些书了。
忘了提到那棵老楝树,一个不声响的老人。只有当紫色小花落在地上,你突然想起他的存在,花落的地方,多数是下塘沿去的那条小路,也有的是落在菜地里。那时,小青菜扑刺刺的起来了。妹妹提着小篮子,怕踩痛什么东西似的走近,你会知道,生命的当初状态是多么相同,又是多么相通,人和植物多有气息的,妹妹粉嫩的小手接近小青菜的瞬间,就是一种洁净的、清纯的连接。春的光线抚过耳际的茸毛,抵达嫩嫩水水的菜叶上,周边的昆虫也开始唱歌了。
妹妹有时会被一只血红的蜻蜓吸引,放在篮子,追到泥巴墙边,她不会想到,刚起来的扁豆会加高墙体,叶子护着越冬的芦杆,看不到赭黄,只有厚厚的绿叶,举在空中,成了一种阻隔。儿童的惆怅就是这样开始的。看着小红飞机的离去,预示着某种生活就要转折。
不久,低空里,到处多是土黄色的妹妹心中的小飞机。跟脚而来的是父母的忙碌,整个村庄一下子进入了夏天。
在我眼里,那是大人的事。这种少年时的感觉一直追随着我,面对别人看重的东西,我的心智多半要迟两步。那时,这样的懵懂让我迷入了夏天的院落。
提起柴门的小铁钩,握住顶边的把手,缓缓的推开。溜进去,没想到被栜子拌了。不几年的经验告诉我,栜子有甜有苦,平等对开,就看你的判断。对来日命运的选择,乡下孩子就是这样开始了。抽出别在腰后的磨得雪亮的镰刀头,苦或甜就在一念之间。现实,让我的廉刀停在空间,我看到有一半栜子只留下了根桩,墙外传来幸灾乐祸的笑声,他的嘴里正嚼着甜栜子。我的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飞了出去。落在了不远的荷叶上,载进肥泥里。
那个游手好闲的成人,看着我,用强大冷对我的弱小。见我疯了的样子,他开始一溜烟跑了。
侵入是无所不在的,人心、光线或者植物的芽须。我低头叹气的瞬间,就被一束南瓜叶间的光吸引到地面,白白的,麻凸凸一小片,用手摸进去,很滑溜,凭手感,知道是老鳖蛋,蹲下,一个个的掏挖,居然有九颗,满满一手掌。
我笑了。看着东边铺开的见不到地面的甘蔗叶子,我知道了,有些东西是你的,怎么的,也是你的。
在乡下,看时令是最方便的。蜜蜂什么时候上墙打洞了,塘里什么时候水草绿得亮眼了,猪槽里堆满菱角菜了,院落里飘满艾香了,草垛什么时候长高了,堂屋里什么时候堆满稻谷了,或者,燕子衔泥了,蛙声如鼓了。
还有一种判断,那就是父母的皮肤颜色。我的村人们,不是生来皮肤就是亚洲铜的。你要去过乡下的小河,那清得能见草根的小河,看他们洗澡就明白了。
父亲的手臂由紫红变青褐,我晓得秋天来了,就像见到院落的柿子开始压枝一样。我心里暗想的是,今年的甘蔗快能上嘴了。风在老圩吹动渔网时,父亲就决定,今年的院落种甘蔗,从官巷的旧石碑,到南边朴树根外,包括门前的石板下,全载上甘蔗。
秋风晃晃的,那是一种满目拥堵的希望。
有几次,我躲在甘蔗地里吃饱了,睡着了,忘了回家。
甘蔗到最后是要赶集的。我知道了村里的人心开始浮变了。往年,丢在水跳边的南瓜是没人拣的,门环上连枯草也不用系的。而现在一转眼,甘蔗就少了一片。
父亲只是说,能看就看一晚吧,这个村子已经留不住人了。一转眼,村子里的少壮劳力真的消失的水渠那边,方向,好像是城市。
父亲守着院落,在我离开村子以后。
乡下的冬天,不是以一场雪开始的,门前院落,抵着秋天的尾巴,就是一张苍茫的冬天的脸。
父亲买来水泥和砖,将院落的一半铺上水泥,一半辟为菜园,用砖砌上围墙。
理由是,你们回来时,不要踩上泥巴,弄脏了鞋;那个菜园,种上的是你们平日吃不上的素菜。
院落原来是热闹的,一种人满心满虫植满的热闹,过了几个冬天,曾经走过的人可能再也不会经过这里春天了。
母亲走了。
祖母走了。
我离开。
弟弟妹妹离开。
父亲,也离开了。
只留下房子和院落,空空的。
院落停在乡下,就像我的村庄搁在水里。


来源: 水乡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1

精华

316

主题

2万

帖子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9043
发表于 2014-10-30 04:45:05 | 显示全部楼层
乡音、乡情,跃然纸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精华

24

主题

671

帖子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739
发表于 2014-10-30 08:39:25 | 显示全部楼层
跑过来热情洋溢地打个招呼,心里揣着对泊宁兄的问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

精华

281

主题

5143

帖子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2314
发表于 2014-10-30 12:38:56 | 显示全部楼层
曾经读过一遍,再读,已经更悠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19

主题

449

帖子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382
发表于 2014-11-4 10:31:55 | 显示全部楼层
乡村美景跃入眼帘。乡村故事引人入胜。拜读!
青青子衿   悠悠我心(原创文字作品,照片版权本人所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

精华

97

主题

815

帖子

网站编辑

Rank: 8Rank: 8

积分
2480
发表于 2014-11-13 23:09:22 | 显示全部楼层
乡愁与吴兄来说也是一根剪不断的情丝,更是一杯可以韵味的清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精华

34

主题

202

帖子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578
发表于 2015-4-20 15:50:14 | 显示全部楼层
扎实的叙述,不露痕迹的审美追寻,让水乡呈现动人的色彩!
当美在惊喜中呈现时,总给人留下无限的想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芜湖人文网官方微信: 安卓、苹果客户端:
本网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与提供,不代表《芜湖人文网》立场,严禁在本网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