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芜湖人文网


                                   文苑漫步       摄影天地       书画长廊       国学讲坛       文化传承       教育培训       影像档案       文化定制

                                   人在旅途       慢享生活       会展中心       美食江湖       人文地图       特别策划       应用下载       联系我们

查看: 32|回复: 1

【风 遇见 011】张耀月诗歌

[复制链接]

14

精华

212

主题

4264

帖子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741
发表于 2018-6-29 21:55: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崔后明 于 2018-6-29 21:55 编辑

微信图片_20180629215006.jpg
  张耀月,曾用笔名指尖沙,安徽颍上人。作品入选《华语诗歌年鉴》《中国诗人年度诗歌选》《中国诗歌2017实力选本》《当代诗人》《中国80后诗典》《中国青年诗人精选》等选集,诗集《指尖沙诗文集》,现任逍遥文艺沙龙副会长、《逍遥文艺》主编。
无限横流
听说春天开始横流,就拍一幅盛开的照片
这四世同堂的光景,需要给予过多的认可
父亲并不丰富的表情是否尚未走进春日
不满周岁的孩子的哭闹是否真正来自于内心
我需要把我忘记,置于父亲的脚下
我需要忘记辈分,带着孩子们漫过横流
这一年一次的大聚合怎样漫过叹息的烟花
这一年一次的大涌动如何改变村庄的方向
我一旦摁下,就制造了一年争论不休的光景
我要把所有的亲人拉入怀里,温暖与被温暖
我要朗读一下鞭炮颤抖的叙事,倒叙回去
把逝去的母亲和哥哥请进来,讨论正月正事
这一个凝望淮河的村庄,动情地打着拍子
将老年一个个送走,将青春一次次打散
一些新鲜的涌动既然来了,就给它一些细浪
破冰而出的河水也将错落有致,献给回乡的人
我需要乡村的横流,趟过父亲的颤动
拍击我的肩膀,无限地抵上越发放大的心事
每一次春天的盛开,让我魂不守舍
春之加冕,唯迷幻和复活,唯迎合往事
缓缓流过的存在感,加剧了我对故乡的看法
2018-02-21

说辞
遍地开白的雪花波及钢轨的简史
我坐在高铁的车头里,听着一个演说家的言说
真正解读起来,我称之为虚构的现实主义
这些动词和手语,与扫荡过的积雪多么契合
原谅晚归的家人吧,车头里有温暖的念头
最该原谅众生当初的逃离,今天他们紧跟着我
在一股道里,回到河流和平原上来,回到深处
所有的悲欢和冷暖,都是不尽的语言
在车厢里弯曲、迂回、苍老,抚平赐予和安置
我理解为那些道听途说,集体讨伐和赞美
以双手的魔力,推着瑟瑟作响的冬日
高喊见证,一场纷飞的年事,滚入冰河
以在场者的无名,吞噬正像
在紧要的一年头尾,缩放自己,与自己谋合
以安放者的界线,缝合轨痕
将自己暗插在故土之上,打春之后
便会重生出嫩芽,和一个鲜活的自己重新对话

2018-01-27

想淮河
想我年轻的淮河,和我淮河上的朋友
我高呼远去的人,看其背影下的趔趄
想我划过清风的船,在淮河上荡出的欢喜
我拨弄三圈河水,看涟漪开出的涌动
想我偷过的月光,在坝子上低过手掌
我可劲地摇过火种,对你保持盛开的姿势
我有的乡愁,是鸟儿扑棱棱压低的枝头
我原谅的黄昏,是你未曾出现的田埂
一月,我抱紧劈过的柴火
二月,将其填进泥搭的灶台
三月,就烧制出春天的苍茫
想我爱过的冬季,遗憾里沉睡的少年
我活生生地成为自己,不再喊一个人的名字
我从未丢过故乡,流淌于我血液的河水
与生活对峙多年,需博取你来抚平
2018-01-17
母亲
柿子绿了,每天从我头上掠过
我总习惯伸手一摸,那些枝丫摇晃
母亲也会摇晃地走过来,给我一巴掌
我从没有在柿子树下,向巴掌低过头
确切地说,柿子树也从未低过头
柿子又大又红,而我常摸的那个
小小地坚硬,紧挨着我曾经的倔强
母亲把所有的柿子捂熟,等着我回家
巴掌再没落下,我开始向家的方向低头
母亲把几个柿子放到过年,柿子躺在那里
她就心安,就有所盼,就符合院子的错落
只有我回来的时候,柿子才是最红的
我走了之后,谁能分得清绿和红
并准确地捂住母亲额头上的微凉
我一次次发誓将母亲带出乡村
她眼中的祖国,是多么壮丽无边
大海,在远方丰满无骨
母亲,在近处骨瘦如柴
同一棵柿子树躺在一起,就是整个夏天
从来都没有能力抱起母亲
当我抱起她的时候,她在镜框里
镜中的世界很大,祖国的江山很红
2017-05-10

左边
大年三十,我走进父亲的右边
紧贴着废墟的斜坡,置换角色
门庭已经冷落,父亲也要贴满春联
他使尽指头上的力气,从右到左
这移动的过程,令我找不到回去的路
多年未尽的偶然,将孤独还于孤独
他已不能独自贴起春联,纸的轻薄
消耗了父亲曾托起我十年的力量
我分明看到父亲颤抖的左手
这是我多年缺席的左边,如同月光
缺席的播种期

3017-03-1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

精华

212

主题

4264

帖子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741
 楼主| 发表于 2018-6-29 21:55:06 | 显示全部楼层
编后语:

与耀月兄上一次见面,是在2017年5月的浮山诗会上。晚宴上,恰好与耀月兄邻座,便有些交流,感到他为人的至真至诚。之后虽然互加微信,但鲜有交流。我习惯默默地关注一个人,耀月兄的诗是温暖的,读来令人动容。或许刚送走自己老父亲的缘故吧,当读到“我要把所有的亲人拉入怀里,温暖与被温暖”“当我抱起母亲的时候,她在相框里”等诗句时,便被深深地触动。这种低到生命和情感根部的东西,正是生于尘世而又想超于尘世的我们所需要的吧。

——崔后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芜湖人文网官方微信: 安卓、苹果客户端:
本网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与提供,不代表《芜湖人文网》立场,严禁在本网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