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芜湖人文网


                                   文苑漫步       摄影天地       书画长廊       国学讲坛       文化传承       教育培训       影像档案       文化定制

                                   人在旅途       慢享生活       会展中心       美食江湖       人文地图       特别策划       应用下载       联系我们

查看: 30|回复: 2

【风 遇见 010】李占刚特辑:诗歌及访谈

[复制链接]

14

精华

212

主题

4264

帖子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741
发表于 2018-6-29 21:41: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崔后明 于 2018-6-29 21:41 编辑


李占刚的诗(十五首)
微信图片_20180629213341.jpg

本名李战刚。1963年生于吉林省吉林市。1979年考入东北师大政治系。吉林大学哲学系进修研究生。留学于日本富山大学并获文学硕士。在中国人民大学获社会学博士。80年代初开始诗歌创作。著有诗集《四笞灵魂》《独白》,散文集《奔向泰山》和学术专著《基金会准入与社会治理》等。百余首诗歌在《诗歌报》《诗刊》等刊物发表。创办民刋《家园》和中日双语文学季刋《蓝》。获中国诗书画高峰论坛短诗金奖、中国当代诗歌精神骑士奖、中国桂冠诗歌奖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居上海。

听历铭讲起一位多瑙河畔的德国姑娘
他沿着多瑙河左岸的绿地朝一条石椅走去
那里大约有两个人。一个在读书
另一个在遛狗
午后的阳光格外柔和,河水从他身边静静流过

一阵铃声,骑着山地车的少女朝黑头发的东方青年
“只是一笑”。他只是看到了一双
蓝色的眼睛,绝对是蓝色的
她就轻轻地消失在多瑙河的下游

少女是抽象的,但美好却是具体的
“在弥留之际,她会作为一幅画面在我的眼前清晰闪过”
一年之内,他已是第二次向我提起这位姑娘
我相信,“她”和“存在”一样,都是真实的

2001-12-03  上海

在一个无所事事的下午想起俄罗斯
一个走南闯北的人
终于把家从腰带上解下,安顿在南方
他像李白那样散开长发
将写字比作弄舟
只是提笔忘言,扁舟搁浅在纸边,一动不动

近日总是阴雨连绵
记忆难免收起翅膀潜入潮湿的笔芯
而他的歌喉却一再失声
混合着楼下自由市场的叫卖声
被缓缓驶近的重型卡车载向远方

这个走南闯北的男人
顺着地图的赤道爬到北回归线以北
把精致的等高线还原为山河湖海
把淡黄色的辽阔国土
还原成白桦林,一队队庞大的军团从雾霭中开下山岗

顺着旧俄时代的铁轨,从纳霍德卡到圣彼得堡
视线冒着青烟缓缓停靠在贝加尔湖白色的岸礁上
他想起那次东方青年的孤身远行
借助主教摇摆的灯盏为远方的亲人祝福
旋即消失在冰雪覆盖的俄语之河

偶尔还想起卡丽娜和柳德米拉
普希金在她们金属般的堂音里铿锵作响
诗人,能生活在她们中间真好
李白就曾从她们辽阔的腹地驾舟而去
出没在烟波浩淼的爱情之中

他发誓从明年的元旦开始
继续在这块版图上狂奔,日出而行,日入而息
而今天首先是发呆
目光,从东到西
时光,从中午移至黄昏

2001-12-01  上海


那个下午
    ——致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1]
可爱的老头儿,诗已写完
你把自己抛出巢穴,不过
这次是向你的隐形雇主从容辞行
你在词中不断敲打,长方石
为北欧的冬天遮风挡雪
蒸馏咖啡加上你的诗句即可伴度长夜
还有,船,搁浅在波罗的海的暗礁
房门轻开,你坐在轮椅如同坐在王座上
著名的蓝房子,是诗的皇宫
你放下的笔,静静地躺在记忆里
阳光斜射在记忆的一角
那个下午,室内无边无际
灰色的船帆好像永远挂在墙上
有一种向北方以北的力
涌向你,你成为隐秘世界的另一个入口
夜如墨色,从东方向你涌来
在月亮的速度中有汉字和雪蝶飞舞的一角
一瞬间,我沐浴了你孩童般的笑容
那个午后的阳光,穿越四个年头
照彻在今日午后
上海的街已经樱花盛开,但这里的脸依旧密而不宣
那个午后的阳光,忽然落在你的诗集上
是的,我看到了你头顶上的那道巨光
你从最近的地方荣归故里。所以,没有悲伤
2015-03-28  北京

清明
妈,在您还在的时候
清明只是个节日
不欢乐,但也没有悲伤
在您走了以后
清明变成了祭日
红月亮挂上柳树枝头,垂下泪痕
妈,在您还在的时候
花木常开,但绿叶茂盛无比
在您走了以后
花偶尔在一夜间怒放,对,就是怒放
怒放的花语是:爱和想念
她们今夜变回动词,绿叶茂盛无比
妈,在您还在的时候
青山像朱雀那样轻盈,飞翔在云间
在您走了以后
青山变成了卧佛,云变成了绿荫
松花江水闪闪发光
在您眼前浩荡流过,您可听到低回的歌唱
善解人意的纷纷雨水
打湿我的头发,打湿渴望生育的土地
妈,自从您走了以后
雨丝也能令我的发稍阵阵疼痛
千里之外,土地在一年年衰老
但我能听到雨打石碑的声音
这些雨水,从江北下到江南
自从您走了以后
红太阳总是在正午才徐徐升起
回故乡之路,总是来不及干爽就又被淋湿
我和被打湿翅膀的晨鸟一起
成为荒草中的一颗,成为丧巢之鸟
妈,在您还在的时候
清明是无数天中的一天,充满热度
在您走了以后
清明是一天中的无数个念头
它们失魂落魄,和我一样
迷失在太阳和月亮之间,渐渐变凉
2015-04-05  吉林

那些

我喜爱你的每一个文字
无论是唐代的宋代的
还是明末清初的
那些刚刚被京城大风吹落的
就连那些偏旁部首
我也喜爱

为了形式的完美
而被删掉的那些句子和词汇
我也同样喜爱
它们像铺满山冈的乱石和荒草
一切都是美的
而且是爱的一部分

我还告诉你
那些没写出来的文字
我可能更喜爱
它们像一群顽皮的小男孩小女孩
把你的这些文字推举出来
一切都充满爱意

陌生的文字我也喜爱
是的,不是喜欢
因为我熟悉它们
哪怕是印刷体和帝国的标宋
哪怕是恨
哪怕是恨比爱多

我忽然开始喜欢北风
在京城吹了一整天的大风
终于吹到民国前的吴郡
吹开一个北方佬的侠骨柔肠
某在风中忽然顿悟了一句佛语:
心花怒放

2017-11-30  上海



[1]2011年9月初,笔者在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家度过了一个诗意的下午。我赠给托马斯一幅字,上面抄录他的诗句:“夜从东方/向西方涌来/以月亮的速度”。

坎昆的平安夜
我在庭院里喝咖啡
隔壁忽然响起墨西哥音乐
被孩子们的欢笑声
掀起的一圈圈咖啡涟漪
提醒我:今天就是平安夜
这一年就要过去了
我应该盘点自己的生活
这一年都做了些什么
可新的一年马上就要到来
还是先重温下莎拉•迪翁的歌声
祝至爱亲朋们圣诞快乐
然后我要和家人们一起
到附近的美州超市
采购红葡萄酒和墨西哥美食
顺便我还要坐在路边
张望每一张闯入者的脸
那些令我喜欢的墨西哥人
各个像我的兄弟姐妹
我想把红葡萄美酒举向他们
因为它和圣歌一样
能使人成为爱者与被爱者
可我那苍茫时分的祖国
据说已经成功地抵制了
平安夜和圣诞节

2017-12-24 墨西哥坎昆

顺化皇宫
在雨中,我踩在顺化皇宫的
比石头还坚硬的红砖,和无数汪
可以把十三代皇帝
映照出藩属国冰冷的积水
翻越北部的群山峻岭,一直朝北
雨中山水兼回文诗
应和着南海的一呼一吸
“闲钓一舟渔逸迅
迅向林双剪燕飞”
我看见,殿名如何与
大明的皇宫大同小异
而细细的青铜盘龙
谦逊地把月亮托在空中
除了高大的龙眼树和荔枝树
绿了又绿,绿了又绿
隐密的后宫宫墙
被美国飞机炸毁的史诗
伤痛成为一种仇恨的暗语
所有的青笞和碎砖
积攒了多少秘不可宣的故事
每到夜晚,顺化宫词
是否会像蝙蝠一样准时飞出
绕着他们走马观花的路线
辨认出从大明赶来的
张三李四
和换上奥黛的西贡娜娜

2018-12-16 越南顺化
会安古镇
三百年前
第一个登陆的法国佬
一定是在下午三点
因为他犯了咖啡瘾
这个刚起步的穷小子
没想到梦想中的咖啡馆
竟然会开设在这里
这种奇怪的病瘾
令各路冒险家刀枪入库
生活不需要信仰之争
只需要斜戴斗笠的会安女
在眼前轻盈飘过
用灯笼的形状
呈现深遂的生活法则
华人是偏圆形的
日本人是长筒形的
越南人多是圆锥形和菱形的
美国人和苏联人
在广肇会馆前打个照面
便会急匆匆各奔东西
诗人苏历铭
忽然把伦敦的照片
发到朋友圈中
看着那些花岗岩建筑物
和它们锐利的线条
我坚信诸神皆住北方
他们善于创建伟大的
哲学体系和
英雄史诗
2017-12-15 越南会安
平行的关联
——悼黄帅
1973年12月
你在北京中关村一小
我在吉林龙潭十小
你在五年二班
我在五年一班
你是女生,我是男生
你的《日记摘抄》
使你成为反潮流英雄
我的《学习笔记》
使我想成为英雄
天天希望在放学的路上
遇到落水儿童
你那张正直美好的脸
让多少身居小城的少年
提前进入青春期
他们雄姿勃发
纷纷揭竿而起
把讲师道尊严的老师贴到墙上
中关村一小的英雄是你
但龙潭十小轮不上我
我校的英雄也是个女生
这个叫吴玉环的女生
和你一样清秀大方
险些成为我的第一任女友
后来听说你被大人物利用
听说你是个好学生
听说你考上了北京工大
听说你赴日本留学
后来听说你沉静如水
后来听说你学成回国
黄帅,你的名字
与许多人如影随形
有一个作家叫邢卓
是我老朋友的亲哥哥
因为反你的潮流
而被大人物发配
让我想想我们的关联
我们是同级生
在同一年考上大学
都曾在日本留学
后来都回国工作
可我们并不相识
2017年12月
你这离我最近的女英雄
像我们身边的暗物质
忽地消失而去
我端详着你的黑白照片
忽地觉得曾经喜欢过你
2017-12-11 上海

布拉万
布拉万从天而降
你是一座城池吗
你的发音和字型在空中两次炸响
风,裹挟着你的兄弟
从南到北,一路打家劫舍
而豪雨将寂寞的东北变成雨季
把出发变成停留
把阳光变成冰冷
树木朝一侧倾倒
心情却倒向两边
今天大雨倾盆
受伤的雨伞正躲在墙角
想念着昨天启程的情人
布拉万,你让我记住一座城郭
那里有迷离的大雨和举世皆知的爱情
2012-08-29 吉林
致被遗忘的情诗或聂鲁达
今夜,你的那几颗星星还在抒情
比如悲凉,比如在远方打着寒颤
今夜,因为你的微笑在星光下绽放
注定如他的寒星和爱情,百世流芳
还有你的手指,化作竞相开放的花瓣
连星星都能听得到她们轻柔的呼吸
以及你的长发,这连绵不断的青丝
仿佛在向我诉说情话,星空般旋转、坠落
以及你的眼睛,刚刚从水中捞出
这闪烁的星星能击穿另一颗陌生的陨石
在这样的星空下,还有个词叫“美好”
“革命”终将划过夜空,而诗句却留下久久的鸣响
在这样的夜空下,我拾起被遗忘的情诗
辨认自己的语言、思想和站立的方向
把大海、森林和你的笑声,一同揽入我的怀抱
垂死的世界会在我们的怀抱中再次苏醒
2012-12-19 北京

末日只是对个人而言
末日并不是对全人类而言
14点46分也只是东京时间
人类坐在电视前一边喝茶
一边重温好莱坞大片
发现海啸的颜色是黑色的
地震的声音是地球破碎时发出的尖叫
末日只是对个人而言
谁遭遇灭顶之灾就是谁的末日
但我们脚下的岩石都已松动
看着越来越多的兄弟被洪水裹挟而去
手中的杯具落满宫城的3月大雪
正在渐渐变凉
人类在这一刻不需要同声传译
甚至不需要悲惨的电视直播
我要为燕子祈福,为鸽子备好四十天的粮食
从今天下午起,开始相信预言
我要到处寻找歌斐木
做一个孤立无援的造船者
2011-03-11 上海

在独一无二的普陀鹅耳枥前
在这位真正的隐者面前
我看到命运也拥有年龄,也有青春期
也会在更多的时刻沉默不语
如果不是一位叫钟观光的家伙发现你
你这张青春焕发的脸还将躲在青苔的后面
用月亮的清辉洗脸,用一只小鸟的叫声为全新的一天打卦占卜
那只小鸟从你祈祷的白云后面钻出
落在你透明的鹅耳一般的树叶上,轻声念诵心经
你这株世上独一无二的树,是否也拥有出发和彼岸
这株世上独一无二的树多么像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
为我们树起的莲花玉指,没有拒绝我们的请求
她让摇摆的树叶闪着金光,向我们微微一笑
如果我的命运能够像这株鹅耳枥一样生长
我愿把自己移植到这里,在朝阳的山坡上观海听涛
把自己隐没在无数著名的古樟和龙柏林中
我会偶尔从树丛中眯起眼睛,与树下正在恋爱的金童玉女
含笑相视,因为他们还不能懂得今日的蓝天白云
在叶子里一闪即逝的微笑,和深藏着的有关命运的含义

8月21日上帝光临地球
我在南通海门的乡间旅馆
和远在大连海边别墅的王瑞瑾聊天
就当聊到有关上帝造人时
她在QQ的另一端大声尖叫
“我刚才看到飞碟啦”
“飞碟的周围是一团浅浅的黄色光环
它悄无声息地向我飘来
它通体放射着光芒
从西南向东北方向飘着
在我家的窗户前做了个片刻停留
又突然掉转方向朝东南飞去”
她说地外文明经常会让她想入非非
还说会因为确信而沮丧生命的虚幻
我说上帝何尝不是外星人
我们又何尝不是外星人的后代
我们人类又何尝不是上帝的试验品
基本上偏向物质的人是地球人
偏向精神的人是外星人
偏向物质的人基本一样
而偏向精神的人则各有不同
又因他们是否相合分属不同的星球
是的,我们星球的人类大致如此
我拉开厚厚的窗帘也渴望飞碟降临
但五楼下面洗头房的灯光依旧暧昧
十字街口的早市已经沸腾
行了,今晚我们可以睡个好觉啦
因为万能的上帝今晚光临地球
2009-08-21 海门

儿子的生日
6月8日就是你的二十二岁生日
你将亲手点燃自己生命中的第二十二支蜡烛
你每一次生日都是我们家的一次小小庆典
每到这一天你的头上都会出现幸福的光环
但是今年将怎样度过你的生日
最近正是梅雨天而你也忽然显得心事忡忡
或许和以前一样还是在爸爸妈妈的祝福声中
你默默地许下心愿后再用力一吹
或许你打来电话迟疑地告诉我们
从今年起不再和你们一起过生日了
不管你的生日将在哪里度过
我真正关心的是你那里有没有你心爱的人
不管你的生日将和谁一起度过
我真正关心的是你在那一刻默默许下了什么心愿
这一天你要喝下海量的酒许下天大的诺言
你要发誓成为继续闯荡世界的英雄好汉
你会插上自己设计的飞机翅膀
穿过前方厚厚的云层降落在自己的梦境
你会比我飞的更快更高更远
会比我的梦做得更加精彩更加完整
但你不必像我这样只有一双想象的翅膀
这种翅膀一遇到现实的强气流就会被轻易折断
现在离你的生日还有整整两天
期待着你突然告诉我会让我有些伤感的决定
不知为什么我今天忽然有些不知所措
这种感觉就像两肋的后侧在蠕动在慢慢地生出翅膀
整个下午我都在翻看你送给我的《奥巴马自传》
这是今年在我的生日时收到的最好礼物
2009-06-06 上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

精华

212

主题

4264

帖子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741
 楼主| 发表于 2018-6-29 21:4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崔后明 于 2018-6-29 21:38 编辑

附:李占刚访谈部分:十个问题

1.作为《诗林》的资深作者了,一路走来,创作历程中的感受和体会一定多多,有坚持,也有改变。请谈谈你的诗歌追求、诗歌理念。

答:我在《诗林》发表作品感到非常荣幸!我追求用朴素大方、直抵心灵的语言,准确地抓住心灵与世界的神秘关联,并力图通过对理想主义与日常生活的深入探求而呈现出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状况。

2.你的写作,在艺术上是否有一个自觉或不自觉的参照系?

答:在80年代的诗歌创作中,确实有以中外现代诗歌,特别是以当代中国的朦胧诗为参照而写作的作品。越是往后,这种“参照系”似乎越是被叫做“场域”的东西所代替。这个“场域”对于诗人非常必要,只要诗人坚持自己的内心和独特表达,根本不用犯愁生长不出独一无二的诗歌之树。

3.网络时代给你的诗歌写作带来了哪些影响?

答:网络时代加大了语言文字,包括诗歌的流量和流速,自然是泥沙俱下、鱼目混珠,必然而又无奈。对诗人构成真正冲击的是人工智能,如小冰机器人写诗,可以说小冰干掉了60-70%的诗歌写作者,会写诗的小冰对诗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只专注于诗歌技巧的写作已被敲响丧钟。诗人应该退回到他们的专属领地,这个领地就是他们的内心。我本来就不随时趣,网络时代对我的创作影响很小。

4.你是否注重诗歌理论和诗歌评论?

答:诗歌理论对于诗歌研究显然是重要的。我时而也写诗歌评论,但从写作的视角看,诗歌理论和诗歌评论对诗歌写作作用不大。

5.你怎样理解诗歌写作的先锋性?

答:“先锋性”概念中有边际、前沿、先端、先锐的意思,也包括方法论、态度等含义。诗歌的先锋性显然更加复杂,它并不是指一个方向,可以是一个“诗歌之瓜”中的任何方向,所以任何一个方向的写作都可能是先锋性的。先锋并不是好诗的标准,在任何一种方法或标准下都有可能写出好诗。

6.在你心目中,好诗的标准是什么?

答:好诗是从心里长出来的,表现在审美上有妙悟、生动、感人的特征。在写作中,我有时会有这种奇妙体验。

7.怎样理解诗歌的传承与“断裂”?

答:只要人类文明没有彻底消失,绝对的文明“断裂”是不可能的,对于诗歌更是如此。在中国古代诗歌中的“赋比兴”表现方法中,我越来越注重“兴”,而在中外的现当代诗歌中,我自觉或不自觉地吸收着那些优秀抒情诗人的营养,愿意看到他们的生命活水澎湃在我的作品中。

8.你认为当下中国现代诗多元格局中是否有主流?

答:我没有观察到这个主流是什么。对于诗人,主流非主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写出好的诗歌文本,而且要持续写作,保持相当水准的量。

9.你个人偏爱哪一种诗歌风格?有你心目中最推崇的诗人吗?

答:我偏爱那些豪放、开阔、自然又有些忧郁、神秘气质的诗歌风格或诗人,这可以举出一长串诗人的名字,如陶渊明、李白、苏东坡,如但丁、惠特曼、艾略特、阿赫玛托娃、布罗茨基、特朗斯特罗姆等。

10.你认为诗歌作为一种写作类别其前景如何?

答:王小妮说,诗歌甚至不属于文学。我非常赞同!因为诗歌上承天意,下指人心,所以它会一直与人类、人心相伴随。它和数(科学)一同构成了人类文明的两个轮子。科学越是进步,对诗歌(或诗意)的需求和依赖就会越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

精华

212

主题

4264

帖子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741
 楼主| 发表于 2018-6-29 21:41:34 | 显示全部楼层
编后语:
占刚的诗让我想起俄罗斯作家蒲宁的一篇小说《轻盈的气息》。诗的气息也是轻盈的,在平静的回忆中发现诗意,品味存在。“一切都是美的/而且是爱的一部分”(《那些》),概括了这些诗的主导内容,而这些美与爱是细腻而有些飘忽的,如第一首诗中写的德国姑娘,与大众化的书写不一样,体现出诗人的灵性和智慧。其语言表达舒缓,沉静,优游不迫。

——张应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芜湖人文网官方微信: 安卓、苹果客户端:
本网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与提供,不代表《芜湖人文网》立场,严禁在本网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