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芜湖人文网


                                   文苑漫步       摄影天地       书画长廊       国学讲坛       文化传承       教育培训       影像档案       文化定制

                                   人在旅途       慢享生活       会展中心       美食江湖       人文地图       特别策划       应用下载       联系我们

查看: 63|回复: 2

【风;遇见 008】阿尔诗歌

[复制链接]

14

精华

215

主题

4296

帖子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834
发表于 2018-6-29 21: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崔后明 于 2018-6-29 21:22 编辑


阿尔的诗

微信图片_20180629205221.jpg

阿尔,本名张涛,诗人,作家,策划人,现为宁夏作协副秘书长,宁夏诗歌学会副会长,银川市诗歌学会会长。出版有诗集《里尔克的公园》《银川史记》人文历史随笔集《秘境之旅》等。现为某报记者。


西区的鸡蛋歌谣或写给普鲁斯特

在哪儿可以得到
一小份马德兰点心
就是普鲁斯特的那本书写到:

那一夜
他看着天花板
想着
马德兰
墙上的斑点
大人们窃窃私语
晃动的影子如死亡鬼魅

是啊,少年时代
我几乎迷惑于
一个徘徊在盛大宴会里的幽魂
他欢歌,畅谈
略显社交的僵硬
却写下伟大的小说
追忆何必是逝水年华
打开文档
键盘上击打
生成一段段文字腔调
弥弥漫漫

书写者始终缓慢
他在等
一小杯葡萄酒
一支醉人的蜡烛
一个时代的晚上
他真的很装
貌似布尔乔亚的举止苍白
像一个疯子
一会儿自言自语
一会儿高谈阔论
他指出和强调
他总要干点什么
比如剥去鸡蛋的皮
他把鸡蛋的内部分开
他说:
你们都是彼此无所适从的相遇者
在下一个时间
西区的人民会送来美好的电影和香烟

但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
已经不再相信西区还有什么歌谣
我是在下午遇见普鲁斯特
他说自己曾经也是一个希区柯克
擅长关于爱情和谋杀的剧本写作
只是一切来得太早
他还没来得及说出太多的什么
突如其来的钟声已将他的声音淹没


藩篱之钟

一个理想主义者
总归不会走得太远
越过柬埔寨的稻田
他们俯身向下
和水仿佛有了饥渴之梦
这梦
却已消亡

对的
这是一部已经散场的电影
我湿漉漉的手
还会握住谁的幻影

在哪儿?
也不曾有人尖叫
我和你迷茫着
我和你遵守秩序
走出这一个穹顶
星星在那儿闪耀
道路在山中漆黑一片
我们不曾道别
却已转身离去

哦,是的
追逐不过是人间游戏
流放者归来
你可记得当年送别的她
向着火车的汽笛挥手
吉他此时啸叫
时间不会令钟声崩溃
一个失眠症患者
端起一杯小酒
他决定烂醉如泥
只是一个声音响起
它们从时光那头蔓延而来
站台拥挤熙攘
他在人群中是否看见了自己
我们只能说:
“天涯是我们年少时的居所,
充满魔力和神奇。
我们的思绪飘忽不定,
无界无边,
离析的钟声已经敲响。
长路漫漫,择缺而下,
他们是否仍能回到那豁口?”
(此句引自平克佛洛依德乐队专辑《藩篱之钟》歌词)

尘慢记
如果你睡思晨昏
不用点燃炉火
茅德·冈已是尘土
风一阵一阵吹过村庄
春天还有这么多的好时光

只是树木喑哑,草亦然枯黄
我们路过彼此的一生
如果你打盹,充满对生的倦意
那就是黄酒小盏
内心腾起光,风暴
大海此时平静
如果你游弋于一棵树木的深处
她绽开枝丫,呢喃着
昨夜的繁星

冬去春来,醒来的人似乎比梦消逝的还快
如果,约翰列侬说
LET IT BE
其实你不知道
保罗麦卡特尼为此曾经失意
他写下了一切
却无法改变一个新时代
那就去他的
或者去他吗的
如果你似乎在冥冥中遇见那个人
你就得跟上
慢一点,慢一点
路上有土
鞋上沾泥
雪大沟深
此去有期
而君归未有期
我是这洗去粉墨的登场者
剧场如城
无人如蚁
我因此只能是
这一个慢下来的肥胖症患者
我看着镜中的他者
过江不见南山

是的,如果就在下午
你写下这几句
光线突然闯进
影子是转瞬的灿然
我们必须知道
芳华早已逝去
你不过是那个剩下的荷马
闭眼沉思
睡思昏沉
当你老了
世间其实就是尘埃弥漫
但它们仍然年轻貌美
如向死而生


吉西西吉雪吉
命运如此晦暗,比世界上的海沟更幽深。
            ——中世纪布道词

早已没有行囊
双肩黄色背包
中年保温杯
电脑,连接线
你送我的充电器
记不清颜色了
就如奥登说:
起初就说到了内心
以全部身心
为另一颗心

但是伟大的总是同性相恋者
奥登比我的躯壳还要敏感
他说他真的看不见:
这美它吗的犹如一场梦魇
遵循了不同的时间
我在这个下午打开保温杯
季正说你的猫王收音机可否来点
江南的小调呢喃
这是一条通往无限可能的高速公路
无人给你挥手你只能看见窗外阴沉的灰暗山脉

再见了凯鲁亚克和杰克
再见了大白高国艳俗之舞
西吉在远方的近处
我们还有可能抵达一场预知的大雪
她们飘来纷飞在昏黄的车灯雾霾中
我还是看见那些白雪片沉入道路和黑夜
这或许是比燕云十六州还要羞耻的伤害
那一天我对你说火石寨和盐州被大雪掩埋
你或许明白吉西西吉雪吉是什么样的意思


朝庙记
历史是个玩意儿
仿佛奥登在中国
那一年他和他
迷恋那么远的国度
他们来了
多年啊多年以后
我听见了
并且迷恋,在宾馆的床上:
你见到了他吗
彻夜未眠
只为一个词
一行诗
古龙说冰比冰水冰
来时的路上
雪迎着风向前
来了
就不必抱怨路难行
心叵测

我这一代
总归是婆婆妈妈
啰嗦写诗
囿于声色
虽无犬马
却也劳心
庙在后面
这叫朝庙!
他说

庙小如麻雀
无僧无道无持戒者
彩带缠绕
缝隙里天蓝
香火炉,盛满白灰草木之灰
灯笼是新鲜的颜色鲜艳
有龙雕,仙鹤的画暗淡

在哪儿,它或许等了很久
才有今朝之火
才等来了太多的人
但我不知道你的前世,亲爱的
他说:不止100年
这一日,或长于百年
这庙,热闹的时辰等人来潮
这庙,我来的时候空无一人
奥登
我只身前往山中其实早已置身
陈阳川村
一座小小的已经放下心脏的朝庙


山中
已经没有纸片飞来。
叶子。就是她。
一滴水。朝露。
在云中。环绕的湿润。
打个寒颤。我们在水里。
我们还有多少?
这小石子。暖暖的日光。
多年的痕迹。树。砍伐后。
手术的切片。以及隐痛。
我们。嗨。就是路过了。
已经过去了。嗨。上边还有树。
有人影摇晃。她青涩着。
核桃。拾起。不便敲开。
工具难道只是石头吗。
太小了。过于坚硬。
可以磨得使她锋利。
象闪电。越过山巅。
真的。却是另一回事。
我们太远。已经没有鸟。
扑愣愣地。已经没有词语。
穿过缝隙。
这时我们走出来。
把叶子夹进山中。
2010年10月
吹过来
这琐碎的正午
就像一次陷入
这彼此的火呵
相互燃烧
这最初的震颤
绕过街区
能看见小巷,通往秘境
是的,吹过来
那些低垂的空气和幽澜:
就像她们下坠的飞行
掠过教堂尖顶
不见一点踪影


暗中记
我发现这窗外的风
紧闭双唇
她走得很慢
恍如白云的眩晕
是在天际
湖心小岛
在日出后
她真的不远了?
愛伊河不远
在下午抵达
过一座桥
你在那儿
厌世者
来到暗中
或许
他,以及她
以及它
被陷得更深

2010年10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

精华

215

主题

4296

帖子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834
 楼主| 发表于 2018-6-29 21: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崔后明 于 2018-6-29 21:15 编辑

银川的喧嚣,或关于孤独的变奏
              ——摘要阅读阿尔诗集《银川史记》

在诗人阿尔的笔下,他和银川的不成比例的事实越来越小,我说的不是材料性的建筑体积,而是生理性的风格气息。他撰写的银川的史记初看起来是由无数个体的琐碎生活构成的,作为一个精确的城市相面师,他的洞察力与狂热构筑鸿篇巨制的膨胀恶习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可以这么说,阿尔的诗集《银川史记》一如普鲁斯特在处理经验时没有丝毫形而上的兴趣,他满足于凝视瞬间的自我制造出来的话题:银川的缓慢和节奏,银川的节律和嘈杂,银川的隐喻和精疲力竭,银川的人和事物,等等。
就像惠特曼宣称美国本身就是一首最伟大的诗歌一样,阿尔谨慎的把银川视作了一张秘密的黑胶唱片,他默认的日常主义强烈的打上了地方主义的声音印记——一个银川的现场或一个现场的银川;不必怀疑,阿尔绝不是一个怀疑主义者,《银川史记》明摆着就是他正在定型并企图由碎片拼成完整的故事。我不知道这么说会不会合适(不得不对阿尔诗歌的价值作出评判),阿尔开创了银川诗歌,或者说阿尔重新定义了一种银川的诗歌——只是迟和早的时间问题。
在阿尔的诗篇里,一个现场的被音乐(布鲁斯、爵士、民谣、朋克、死亡金属ROCK、RAP等)演奏的银川随处可见,我不知道阿尔这么做会否让银川的声誉受到流行意义(平庸性质)上的损害,《到处都是苏阳的人》传来了一种并不让人忧虑的消息,他的表达如此有力却又不讲究词藻的维护了银川的差异性,我们不用担心了。阿尔逃离了自我设定的圭臬,在普遍性认知堕落的时代里,他的基调是果断的赞美,这是他所背负着的自我意识使然;他在屈指可数的岁月里漫不经心写下的那些诗章作为了他和银川的私人友谊,但阿尔却又像个隐逸在传统街巷里的现代主义者(从惯习中抽身出逃)。“阿尔坐在酒吧/老树、西东美、感觉、包豪斯、F8/银川,阿尔坐在酒吧/和他的朋友们/一天天,一年年,2003年/2004年,2005年,2006年/酒瓶一只只贴墙站着/事情就这么完了”(《阿尔坐在酒吧》)。我不得不去发现,由于 音乐的革命性作祟,阿尔与修辞构成了不无挑衅性的敌意,“在西安中国城,一个超短裙女孩出没的酒吧,我看见了杰克丹尼,啊,英国矿工们喝的酒,今天俺宁夏混子,要在此开怀畅饮”(《在西安的杰克丹尼》),这有点像弗罗斯特拒绝词语的光彩一样,他从酒吧返回到诗歌内部的漩涡中去了。
在很多人眼里,狭义上的穆斯林风格的银川在诗歌文化上孱弱贫瘠了,但我必须指出来,这是小圈子的不证自明的看法,因为你没读过诗人阿尔。(摇滚音乐等)新元素的嵌入让阿尔呈现出了一个不同于传统印象的城市,他将这种新鲜的逼真性压入异常准确的语言(场境)里,如同庞德在惠特曼那里发现的语言即行动的素质,“晚安,银川,过路的人/无法入睡的女人和男人/传递着指尖的时间/不是欢乐的,就有寻找欢乐/不是忧郁的,就有多愁善感/我知道你的伤感,你那远去的容颜/晚安,银川”。(《晚安,银川》)阿尔的“银川史记”最好配上背景音乐阅读才更显出味道,有时急促如喘息的鼓点,有时缓慢如轻浮的下午茶,音乐大量占有生活知识,这要归于他对“声音的意义”(艾略特)和“意义的声音”(弗罗斯特)的中毒般的敏感。他渴求这样一种诗写,充满了美学而非道德的意图——银川在理念上的丰富性。所以银川的当代风物在阿尔的诗中有了欢悦的质地,他的求新极富攻击性,传统意义上的西北的质朴风貌被改头换样了,“这个夜晚没有哭泣/被隐藏了,幻觉、记忆、罗马大道/被伤害了,酒杯、春节晚会、暧昧/被碎裂了,一个黑暗、糖果、胃液/被一个个改变,它们炸响了星空/以及被毁灭的酒馆、鲜花、时代”。(《过年》)
除了一个被音乐疯狂演奏的银川,阿尔还制造了一个被现场叙事的银川——塞万提斯式的或聊斋式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这么说,阿尔属于桑塔格论述过的那种“穷尽一生挖掘自身真实的作者”,银川的历史就在人的身边而不是文献掌故里,它的入口是关于身体的条目,或每条街道的名录,阿尔赋予了这些条目或名录以测绘学般的索引。这就是银川的现场,一个姿势现场,或一个指示针式的现场。他还赋予了银川一种成熟的大众文化,貌似长着一副病态的外表内在也承受精神折磨,实则沉着而强健。阿尔对银川的叙事是直接的,名词即符号,他的命名是见证,绝不屈服于外在力量的控制,不败坏,不轻蔑,不变质,信任事物的本来形态——他目击“一只鸟穿过黄昏,更少的鸟,更少的翅膀,在黄昏一个一个消失——”(《一只鸟穿过黄昏》);他给朋友们立传,“啊,亲爱的胡克,你的白发比我还要多,你的酒量却不如我大”(《李胡克》);他疯狂,“我将是另一个黑皮肤的人!”(《花火一夜玛丽曼森》);他致敬,“他妈的趣味,玩转的意味”(《午夜之献》);他回忆,“是啊,有些事情你我无法避免”(《从这里下去》);他悲悯,“身后的灰尘仿佛土黄色的云朵,几个路边的老乡捂住了脸”(《西海固》)。组诗《银川布鲁斯》是阿尔的彻底的适时之作,有戏剧的力量,他捕捉的历史是循环的也是神奇的,多余的修辞被他毫不犹豫的剔掉了,有着摇滚乐歌词才具有的严肃而直截的观点。阿尔的每一首诗都像是一次有预谋的间歇,在短暂的间歇中他辗转于各种音乐形式的颤抖和嬉闹,这也是他观察世界的一种方式,他猛地把银川推进了现代性的世界里,要允许银川在猝不及防的震惊中组织起来和它的传统文化遗产发生协作关系——不仅仅是形式上的,而是预先承受了这样一种历史。
一个被形式而非地理意义所逼视的银川被阿尔写到诗篇里去了,而且阿尔实现了这种“史记”的形式,他像一个词语中的乐手,呼吸,敲打,撞击,讲述,他的变奏有些孤独却不晦涩,我认为这才是灵魂的产物。


——赵卡
2014-3-23


赵卡简介:

赵卡,1971年生,内蒙古包头市土默特右旗人,从事小说、诗歌、随笔和理论批评写作,著有诗集《厌世者说》,有作品散见《钟山》《大家》《长江文艺》《花城》《山花》等,现居呼和浩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

精华

215

主题

4296

帖子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834
 楼主| 发表于 2018-6-29 21: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能人阿尔

有度。在刚刚过去的第二届中国·宁夏黄河金岸诗歌节现场,我再次看到披挂上阵的阿尔,他腆着肚子,调配着工作人员,张驰有度,像个指挥兵马的大将军。

阿尔是一个有能量的人。能量得益于他在诗歌、新闻、出版、社会活动之间自由行走的潇洒,聚集整合,并最终在社会活动中引爆导线,从而制造出一个个文学事件。

时间在每个面前是公平的,吃饭,睡觉,干活,娱乐,可用来自由支配的时间所剩无几,专注地去做一件事情,尚觉时间有限,别说去做更多的事情。可时间到了阿尔这里就出现了神奇的效果,一分钟能掰成两份钟用,一小时能干两小时的活,一天是别人一星期的效率,一年下来,他自然比别人多做了许多事情。听说过一种汽油添加剂,加大半箱油,滴入添加剂,油箱指针可以打满。我很想知道阿尔生命中的能量来源。

上世纪90年代,阿尔曾是宁夏第二届作家班的成员。当时,作家班的班主任是陈继明。也有很多著名作家教过作家班学员,算是当时的宁夏鲁迅文学院了。作家班的成员都有文艺范儿,以至于未来的日子里,他们在不同的时间和空间穿叉互动,前后呼应,制造一些文学现象,令班主任陈继明倍感欣慰。电大作家班毕业后,阿尔在石嘴山某厂工会任宣传干事,写材料,办板报,出版地下诗刊,以诗歌的名义星火燎原。2002年,阿尔辞职,在银川一家媒体主持娱乐版面。读者在这张报纸上常常能看到两个人的消息——蒋勇和刘均。蒋勇是画家,刘均是乐评人,诗人阿尔为他们作嫁衣。可以想象,在石嘴山那个以钢铁、煤矿、军事工业为主的移民城市,他们的青春一定得到了艺术与力量的支撑,才可以从工业土壤里破土而出几棵青翠的麦苗。那时的阿尔挺拔英俊,看上去为人随和,行事大方,眉宇间却透着欲与天公试比高的桀骜不训。他大胆、新锐,编辑思路别具一格。2002年,木子美言行坦肉露骨,挑战着读者的道德底线,“木子美现象”尚处部分网民的偷窥阶段,许多媒体人不敢轻易碰触。阿尔以一个版编辑了“木子美现象”。印象中,那期报纸受到上级批评;印象中,他很镇定,上网、编稿,对周边的言论不闻不问,他好像早知道这个结果,他像一个坏孩子,偷偷观望着破坏力所带来的满足感。其实,很多人不知道,阿尔的眼界早已找开。他的能量也正在此时悄悄蓄积着。

民间从不缺乏对个性的关注与邀请。阿尔的朋友,尤其是诗人交从甚广,他认识那么多怪异的诗人,受邀参加诸如西峡诗会的各种民间诗会,带回来信息与影像也足够惊骇,有诗歌节上的裸体彩绘,有诗歌的行为艺术,这些,使得他与一些只会写诗的诗人区别开来。

2003年,阿尔与晚报的副刊编辑们共同策划了大型的诗歌活动——大地诗会。会上,我见到了芒克、黑大春等著名诗人,也见到了单永珍和苏非舒这些以怪异著称的诗人。苏非舒是阿尔请来的,当天晚上,苏非舒一边洗脚,一边焚烧《诗经》,单永珍跃上台面,斥责苏非舒数典忘祖,反被苏非舒泼了洗脚水。这一事件经新闻发酵,成为各大文学网站和媒体热议的事件。后来,泼水事件超越了诗歌节本身成为文化现象——中国诗歌的走向以及现代与传统诗歌的价值取向到了一个节点。可以说,“大地诗会”的发端是宁夏诗歌的一次里程碑,它所释放出的能量点亮了宁夏诗歌的夜空,并为宁夏今后所举办的诗歌节提供了一个模本。阿尔是一个中和的人,但他喜欢那些出格的人做出格的事情,再笑咪咪地任由别人评说。他和苏非舒一直保持着良好的私人关系,尽管,我对苏非舒并无好感,甚至对他后来的裸体诵诗甚至称斤卖诗不敢苟同。但阿尔在我看来却是一个中和、正直的人。这是否应了“君子合而不同”那句老话呢?

“木子美事件”与“大地诗会”使阿尔被银川另一家媒体相中,挖走。阿尔走了。他加盟,并正式扮演新闻人的角色。这张报纸经过一番酝酿,与读者见面了,报纸封面期期美女,内容花花绿绿、千恣百态,娱乐性很强,细品,报纸还能闻到诗歌的味道。阿尔培养几名得力编辑贯彻了他的思路。这张报纸成为泛娱乐化时代诗歌阵地的坚定守望者。阿尔以媒介为平台,连续举办了两届中国·银川诗歌节,邀请众多国内外诗人,让外界目光聚焦银川,关注诗歌。这时的阿尔,头发白了,肚量大了,走起路来四平八稳。他成立了银川诗歌学会,并首任会长。阿尔的人脉甚广,身边围绕着众多记者,编辑,诗人、广告策划人、企业家等等,他们既是阿尔的幕僚,又是阿尔的坐上宾客。他们在一起,品茶聊天,喝酒吃饭,谋划与诗歌有关的事情。那个有波兰诗人参加的“鸿派国际诗歌节”应运而生,它作为第一届中国·宁夏黄河金岸诗歌节的延续,为宁夏诗歌增添了亮色。

办报之余,阿尔还可以是媒人,整合资源,有的放矢,搞宣传项目,为企业立传,为个人传记,或者为和谐锦上添花,为不公合力笔伐。他总是坐在办公室里,打开电脑,打开手机,打开相机,打开兰牙,把发生的新闻,在第一时间内,通过博客、微博、微信、QQ群,网络视频,一一播发,并迅速得到反馈。他也可以把一大堆国内最前沿、最新鲜的文化事件摆在你面见,数落或赞美新闻主角,口气像个文化大佬。

他像有三头六臂,多少事情堆在他面前,他都能临危不乱,把事情安排的井井有条。阿尔开专栏写博客、发微信,他不知道在什么时段去干这些事情,总之,这些事情打理起来是很费时间的,他做着那么多的事情,还一年一本的出书,诗集《里尔克的公园》,《银川史记》,人文地理随笔《秘境之旅》,还有将要出版的音乐随笔《黑胶时代》……这些都是阿尔工作之余捎带出来的东西,他没有把自己关在家里埋头创作,而是让诗歌生长在他的日常工作里,不经意开出诗歌的绚烂之花。

——九鹏

九鹏简介:
张九鹏,1973年出生。鲁院八届高研班学员。宁夏作家协会副秘书长。著有中短篇小说集《子宫中飞翔》,散文集《沙与海》。文艺随笔评论集《九品堂艺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芜湖人文网官方微信: 安卓、苹果客户端:
本网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与提供,不代表《芜湖人文网》立场,严禁在本网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