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芜湖人文网


                                   文苑漫步       摄影天地       书画长廊       国学讲坛       文化传承       教育培训       影像档案       文化定制

                                   人在旅途       慢享生活       会展中心       美食江湖       人文地图       特别策划       应用下载       联系我们

查看: 27|回复: 1

【风 增刊 007】《风》诗刊编辑特辑

[复制链接]

14

精华

199

主题

4223

帖子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632
发表于 2018-5-30 22:49: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崔后明 于 2018-5-30 22:49 编辑

合影4444.jpg
《风》诗刊创刊编辑团队

张应中 李商雨 孤城 梁震  张军 崔后明 丑石 卢丽娟(风儿)
张应中诗歌

张应中,1968年生,安徽岳西人。南京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现任教于安徽师范大学文学院,主要从事二十世纪旧体诗词研究。雅好诗词创作,著有诗集《无端》等。《风》诗刊创刊发起人之一。
小白和小花
小白和小花
我的一对好女儿 乖女儿
天黑了 她们还没有回家
我满园子找,满园子喊
她们爬上樱花树
伏在花枝上窃窃地笑
我将她们抱下来
带她们回家
她们是我的好女儿
乖女儿
一个叫小白
一个叫小花
玲玲
玲玲十七岁了
脸蛋红润 眼睛黝黑
辫子长长的
她用山雀般甜脆的嗓子
招呼我
当我回老家
经过她家房前的时候
记得当年她还是个丫头
我曾把她抱在怀里
亲她小小的圆圆的脸蛋

人民
菜市场里的人摩肩接踵
她为买什么菜发愁
为这么多人发愁
买生姜的时候
她挑拣了三个生姜头
翻遍了整盒生姜
找回一张破损的毛票
她要求替换
转了几圈,她买好了菜
随着人流流出菜市场
睡眠
带着幸福的疲倦我沉沉睡去
没有任何人打扰
寂寂地进入无边的黑夜
一颗星星都没有的黑夜
一个梦都没有
醒来了,夕光投在墙上
淡淡的,黄黄的,恍若来世
如此深沉的睡眠一生能有几次
像走失
像丢弃
像死,死而复生
像一种爱情来自天外
无以言说

一块玻璃
我走着,背着一大块玻璃。
你能看见它的反光,
我看不见。
玻璃太大,且不规则,
无法扛到肩上。
我弓着背,双手把持着,
象一只展开翅膀的大鸟,
无法飞翔。
我走着,玻璃往下坠,
我的手不能移动,
一动,血就会流出。
我走着,不能驻足,不能放下,
更不能跌倒。
而它凝聚的碎片
随时都可能像潮水一样,
将我淹没。
李商雨诗歌
李商雨,生于安徽。写诗,也从事诗歌研究。在《诗刊》《天涯》《汉诗》《诗歌月刊》《人民文学》等刊物发表诗歌。现暂居成都。《风》诗刊创刊发起人之一。
雪青纺绸衫女
回忆,是感伤的还是快乐的?
我一辈子也不写一句感伤的诗
我来研究一番:一首诗里
有一个,旋转的,小宇宙;
心爱的燕子,在神的光里低飞
心爱的日月、小人、树叶居间
还请让知堂先生来说:
记忆,停在了娱园,停在了
平表姐雪青纺绸衫的气味里
如果回忆是一种知识(柏拉图)
又有什么感伤或快乐可言
阳光,从花格窗棂射到屋子里
那登楼少年,顺手拿起衣衫
在花花光线里,装作跳舞……
我触到你的纺绸衫的袖子
我嗅到你的纺绸衫的气味
我闻到我心里难言的扰乱
我感到那是多么得意的事啊
表姐,神安你的魂魄,南无。
2018年3月15日星期四,成都

在老家只有一道风景
在老家,只有一道风景
不是桥,不是河
不是街道,也不是街上
养猪人快活地讲着脏话
在老家,他们在任何地方
都在吃,吃,吃……
粉鸡,小酥肉,狮子头
然后,有个人站在槐树下
当街就迎风射精了……
等等,张爱玲这样说
“在小地方充大人物的
总是那么可恶,简直可杀”
等等,那捕鱼人喝起酒来
总是仰起脖子一饮而尽
2018年3月9日星期五,成都

樱树下
我给他写信,约他出来
为了让他确信我就是当日
洗温泉的舞女
我在信中道出一个细节:
他曾偷偷捡起我不小心掉在
地上的手绢,但没有
归还给我,而这并没出现
在他的小说里
七十年前,他站在樱树下等我
但我爽约了,只在暗处望他
韶华易逝,凌晨的书写者
快点,把那樱花写下来
快点,有人要在你的诗里
看到春光里的美人
水波是急的,头发是急的
衣服,天空,嘴,都是急的
知道吗?他是个慢性子
虚空里一只虚浮的云——嘤嘤
2018年3月9日星期五,成都

吃手
她回想自己的少女时代
有什么好回想的呢
想来想去,都是空的
最后,她想起了
某天下午的教室里
某人吃她的手
不知道他有没有兑现承诺
把这事写到书里
这是她化疗后的第二日
2018年3月9日星期五,成都

中学教师
早上,学习语文和英语!
早上学历史、政治是浪费生命
应该晚上学。我
这样纠正学生。而一位女人
鼻梁高挺,在灯下,搬出她
那最爱,又来讲漂亮的事
唐锦,佩刀,木刻的佛像木纹
在灯下,让我们把往事说说
一阵飞雪,夹杂一阵失落
教室空无一人。昨天我又借来
大观园,今天怎样念给你呢
昨夜的雪落在我的脸上,头发上
光辉的雪,落在我的枕边
这一曲寄生草唱完之后,就是
暗褐色落寞。罢了,人人
都在要死要活,这矫情的戏园
在灯下,炭火发红,你俯身
的样子圣洁而遥远。明天,我要
跟学生讲讲,远在半人马座α星
你正研究一门后现代学问
明天,细雪纷飞,学生们像是光阴
我在想,为何,为何日复一日
推演词语,却还不能精确
算出,你在屋檐下的一段灰心
2017年11月26日星期日,成都
孤城诗歌

孤城,原名赵业胜。安徽无为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出版诗集《孤城诗选》。现居北京,任中国作家出版集团中国诗歌网编辑部主任。作品散见《诗刊》《人民文学》《星星》《诗选刊》《诗歌月刊》等期刊。入选《中国年度优秀诗歌》《中国诗歌排行榜》《中国新诗年鉴》等选本并获奖。《风》诗刊创刊发起人之一。

窗花
转世途中,走错了路的花瓣。犟着不凋谢
所有的美
都是一口一口喂刀刃,喂出来的
身后往事
多被疼痛镂空。遇见你时
在别家窗棂
你正就着一纸浮云,过着楷体的烟火日子
寂如一檄求医的皇榜
若我只是过客
一定还会有雾雨霜雪,月黑风高地,将你揭走

西河微茫
墓穴里挤满走投无路的灰烬。他们爱过
恨过
然后泯然
反复被梦使用
不出声
一说就错
下半夜的撩水者,一遍遍擦拭
西河
骨头上的忧伤——干净。月白
那整整一条河的幢幢,我们看不见
明月随了逝水
在别人的眼里风流,在自己的缄默中孤单

碎瓦片
这些碎瓦片——
沿时光散落在永安河两岸的祖先们的
户籍
注销一切喧嚣
想必是炊烟与爱情的纠葛
想必还有其他什么原因
这些后来的碎瓦片
慢慢怀上黑色的闪电
与苍苔积攒的悬念
一夜私奔
碎瓦片埋在土里,一片寂静
暮色苍茫
万顷芦苇荡

读懂春天
阳光一天天指出雪的肤浅
青稞向高处的山坡站了站
看羊群溜出村庄
想起去年的那些吻
甜蜜的伤害,让新生得以成立
风,翻了一个冬天
也没有读懂读透的阡陌
被咩咩地打开了
羊读懂了,从第一根嫩草开始
庄稼一节一节拔高春天的涵义
读懂农民的一生
蜜蜂读懂了鲜花
冰读懂了温暖
大海读懂了
一颗心在春天喊出的幸福
劫持一头耕牛
打开泥土深处的收藏
读懂春天,许多事就显得
刻不容缓

草木民间
秋凉。晨光与暮色交替,洗换
一滴露水里的村庄
木叶翻动,动作无疑娴熟。万物倏忽
皆有葱茏的味觉。
于无形,于虚旷,食客归隐。
呐喊。一个人的海啸。卑微到
可以忽略
一切居于别处,光阴再三按捺
替灰烬
暂管真身

梁震诗歌
梁震,硕士学位。1990年公开发表诗歌,作品见《人民文学》《青年文学》《诗刊》《散文》等,入选《1998中国新诗选》《1999中国散文诗年选》《2000-2002中国诗选》《现场:中国网络先锋诗歌风暴》《2005中国诗歌年选》《词语的盛宴》《中国新诗百年大系·安徽卷》《当代传世诗歌300首》等,常规出版诗集、随笔、小说各一部。《风》诗刊创刊发起人之一。

绿色自行车
清晨,把牙齿一颗颗打理好
把脸打理好,包括胡子、头发
我冲下楼,找到公共自行车租赁点
这段时间,我依靠它们串行城市
从这一辆换到那一辆
从这个地方,骑到那个地方
想着心事,想着温暖,想着其他
我从哪里来,还要回到哪里去
我不知道骑单车是为了锻炼,还是
想重温体内的热血沸腾
我只能确定的是
没有一辆绿色自行车能带走我的忧伤
2016-03-02

发情书
我在烟花下扬州的三月找你
从码头出发,杨柳垂岸
因为刚理过发,风吹的时候头顶有些凉爽
从水面上看去,脸也有些大
但这并不影响乍暖与初寒相遇
以及城中的鸟鸣婉转到郊外
我随波逐流,或者惊涛骇浪
我只是越过宫墙,出发,来找你
世道如今,唯有植物和邮票我不曾嫌弃
我只想往某个邮筒里塞一封情书!
但这样的旅程如同爱你一样无比艰难
没有了邮票,胶水或者浆糊,你让我怎么发情
2016-03-02

看长江
长江就像一个巨人,静静地躺在版图上
躺在我们的身边。如你所知
我经常一个人去看它,无论风平浪静
或者惊涛骇浪。更多的时候
它只是躺在那里,上有千帆驶过
下有玄机暗藏。我吐纳,或者深呼吸
我闭上双眼,什么都不用想
不用小心翼翼,也不担心会碰到熟人
我只是办公室离长江近点而已,不过八百米
我只是混在人群,伪装成一个孤独者而已
我有时候去看看长江,或者让它看看我
我知道它一直都在,而我只不过是江面上的烟花
2016-03-03

喋喋不休
人在异乡。从合肥的琥珀山庄到天鹅湖
走金寨路高架桥,不堵车只要半小时
我习惯了每天在车内静静地咬着口香糖
一个人穿越高架,一个人在房子里自言自语
但是,从芜湖的青山街到滨江路10号,只要五分钟
不管从哪里走,也不管是否堵车
明明在家乡,我却如此潦草的生活!
丢失了口香糖,也丧失了自我言语,偶尔无家可归
我在阳台点上一支烟,想怀抱树杈和星空
但最终还得回到房子里面。有人终年喋喋不休
像蜜蜂,或者小飞虫。耳朵轮流地肿了起来
我看着枕边人的嘴唇,心生层云,和悲怜
2016-03-03

小提琴手
早七点,飞快地洗漱,只是为了钻进体面的西装
潜入人流,准点遁入大院,是的,我是一个小提琴手
我的礼堂座无虚席,有商人、政客,有保安、保洁
我知道他们都热爱音乐,为了同一个目标走在一起
我打开窗帘,打开琴匣,打开话语,打开心扉
我深爱这样的音符,它们日日缠绕在每一个人的头顶
耳旁,身边,和心间。当掌声响起,我会有数秒钟的晕眩
这晕眩在日光灯之下忽有忽无,时重时轻,时缓时急
等下班的铃声响起,漫过礼堂,漫过人流,漫过我的音乐
打卡声此起彼伏。几层楼的人都走空了,如水洗过般
偌大的办公室里,只剩下我,和我的西装
我这一生从未拉过小提琴,我只是渴望有一个人来拉响我
2016-03-03
丑石诗歌
丑石,安徽芜湖人。生于60年代末。作品曾发表于《橡皮》《诗选刊》《诗歌月刊》等杂志。有合集《锅巴》。提倡口语写作,更注重自由表达。《风》诗刊创刊发起人之一。

蝉有多少只
你听到它的叫声就站住了
这是第一次听到
你才想起
今天是7月的某一天
你抬头就看到那根枝桠上趴伏着蝉
你数一二三
你数四五六
你数七八九十
他妈的一起十八只
它们叫的时候多么欢快傲慢
根本不理你的感受
根本就什么也不理嘛
它们的叫喊造就了一个城堡
你站在外面
你根本就不是它的子民
一只叫的时候刺耳
三只叫的时候震耳
十八只叫的时候你什么也听不到
不仅仅是这棵枝桠
不仅仅是这棵树
不仅仅是我的耳朵
不仅仅是这个夏天
有多少只耳朵
就有多少只蝉

1990年的杭州
那一年的杭州天气晴好
有几个白人
在街道上走动
我紧跟着
要好好看看他们
这还是
第一次看见外国人
有两个孩子少男和少女
边说边笑
还回头看了我一眼
那肤色多白啊
春天的阳光
照在她们的脸庞上
完全是透明的
那么干净那么明亮
天使一样
我一直跟着她们
舍不得离开
象此刻舍不得停下回忆
那一年是1990年
那一年不再读书
那一年血本无归
那一年
因为这个美妙的回忆
是美好的

空调车经过红旗路
她随意的
掀起了下摆
并用手那么轻轻地
抚摩了一下
露出的肚皮
她可能不知道
一个人
通过车窗
看着她
她可能是妓女
也可能是所谓的良民
但这不影响
她肚皮的美丽
一个胖胖的女孩
可能穿着红色的衬衣
也可能是蓝色
我只记得
那深陷的肚脐
那随意的抚摩
给我带来长久的回忆
美好而又热烈

我们搬运木头
为了不让木头上的钉子
伤着我们
在月亮下,我们的行动轻快而谨慎
我们一根根地把木头
堆放在小车上
尽可能不丢下一根
从远处看
就象两座小山
穿过小巷
又拐上花雨路
夜晚的风很凉快
警察也下班了
在红星路十字街
我们一边抽烟,一边
等着绿灯重新亮起

亲爱的妹妹
妹妹跟我说
哥需要什么尽管说
我不需要
但是妹妹不听
她从网上寄来鞋子羽绒上衣牛仔裤
还有围巾汗衫
仿佛这一切
都不要钱
那一段时间
没事就接快递的电话
成了个大忙人
我把衣服鞋子一一穿上
又把围巾披上
对着镜子
看到一个焕然一新的家伙
一个惧怕过年的人
对新年有些
等不及了
2017-01-22

崔后明诗歌
崔后明,1974年生于安徽繁昌黄浒大冲崔村。曾用10年奔波,画了一幅完整浙江地图。办过《大江诗潮》小报,有疾而终。诗文散见《中西诗歌》《知音》《打工文学周刊》《中国打工诗歌精选》等报刊。现居芜湖,一个诗意小城。《风》诗刊创刊发起人之一。
打头阵的
是不再浓密的中分
络腮胡每天早上
记得刮干净
谦卑的笑,装点着门面
单眼皮几十年
躲在镜片后边
以前是近视,现在可是老花
我把还在跳动的心
藏得很深
只有对我好的人
才让他看见

点赞
昨晚发一次朋友圈
反响很强烈
截至第二天中午
点赞突破百次
妻颇不以为然:
你那一百多条点赞
其实是你平时
点赞换来的

房产证
终于拿到房产证了
上面写着
汇成名都
18幢1单元301室
崔后明
崔后明是我的名字
从今天开始
从一个打工仔变成了奴隶
把自己的后半生
交到房子手里

零点
零点之前
属于足球
属于诗歌
属于朋友圈
我非常害怕零点的到来
零点之后
我就不再属于自己
我必须
属于肉体
属于亲爱的老婆、孩子
属于公司的老板

如是诗歌
如是,男,安徽芜湖人。以诗歌创作为主,兼写随笔和评论。2005年与友人共同发起“可能阵线”诗歌群体,倡导诗的“可能性”与“直接抒写”,作品散见于《诗选刊》《诗歌月刊》《诗林》《青春》《青春文学丛刊》《大象诗志》《中国风诗刊》《新诗大观》《中国诗》等,诗作被收入《中国网络诗歌史》《中国网络诗歌年鉴》《震心》《爱在天地间》《诗歌美学导引》等多种诗歌选本、诗歌理论选本,多次在全国诗歌大奖赛中获奖,有作品被“中国现代文学馆”收藏。

在高铁车站
70年代,在大人们的焦虑中
一列蒸汽火车驶进我弱小的瞳孔,掀起
一场风暴
颠覆我
我几乎找不到更恰当的比喻
接着,它开始减速,喘息,那里
破旧的,被弃置的
城北车站,我青春期的冲动被毫无道理的
保留下来
这现场是我的,我一个人
在几十年后去看童年的火车——
我8岁的身躯,它一直
没有消失,就在我现在的身躯里,不时
弄出响动
但我来到了我的后半生
就在这里
一个我忘了名字的
高铁车站候车室。我不是
J.W.成员,对天气和时政我都能
侃侃而谈
而现在,只是过多地倾听,在一个
中年人的疲惫后面
2013-02-22

年关
一场并不存在的大雪
它突然来访
让我无法心平气和地去面对它
故乡的气息散尽
远方的朋友打电话告诉我,他正准备回家
一群人在接近除夕的黄昏散步
雨水冰凉,泥泞的街交错
多么相似的黄昏,我看到了
无数命中注定的
饮食男女
在这个还没有引人注目的小城
我也不想变成异类,且和光同尘
一如既往
注入永不停息的人流
2012-01-19

我走过广场
正午,我走过广场
一只鸟
扑棱棱从我的眼前飞起
黑色的
像昨天午夜的天空
我停下脚步
朝着它的背影喊:
喂——
空洞中,充满了回声
然后,我又继续朝前走去
我的脚轻轻敲击大地
那些
自然生长的细节

雪如果持续落下
雪如果持续落下,必定会
让树枝更低,但抵达额头
仍有距离
通过一张图纸,这幢楼建成了
天空会更低
但等你登上顶层,伸出手,你会发现
仍遥不可及
新制度与旧制度,接踵而来
政治与经济,文化与伦理
互相对视,清算
或暗送秋波
五千年已逝,但仍然与自然
了无交涉
一个人
男人或女人
沉默,无法代替另一个人的沉默
但可以相互印证
并在沉默中,保持自身的
完整和独立

看龙灯
我今晚在六楼见到的龙灯
与我小时候看见的有所不同
它盘旋着,长而巨大的身躯,远远低于
我渺小的身体
夜的窗口
我俯视着它
但它渐渐升高,并且高过我
同满天的星斗齐平
今晚,我坚信我消失的故乡
就在它游走的身躯里深藏
张军诗歌
张军,安徽芜湖人。诗文散见多种书刊。著有诗集《蝙蝠》、长诗《忌日》、组诗《八十年代》《父亲用这种方式与我们告别》、小说及文学评论等多种。《风》诗刊创刊发起人之一。
姻缘
在铜山寺,天越洗越蓝
在铜山寺,云越走越淡
在铜山寺,风越吹越轻
在铜山寺,水越流越静
在铜山寺,花越开越红
在铜山寺,草越长越绿
在铜山寺,我们前世的姻缘未尽
今生的恩怨未了
在铜山寺,佛和菩萨,都静穆无言
2016-02-18

瑞雪兆丰年(组诗)
题记:二0一六年一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二日,芜湖持续大雪,继而气温降至零下十度,为近四十年所没有。困在老家,无所事事,写诗以作纪念。

雪还在下。风刃留下的伤口
在山间消退,栗色落叶瞬间变白
雪压竹林,清脆的破裂声
自背后传来,两只野兔
从雪堆边弹起,跌倒,翻滚
慢慢融化在雪雾中
大地银光一片。拜上苍所赐
人间的苦难和罪恶,被深深掩埋
将被流淌的雪水彻底洗净

寒潮袭来,气温骤降,屋檐上的滴水
流成了冰串。鸡群冻僵在屋檐下
猎狗低吠,沿着院子跑出一个个同心圆
我缩在火桶里。一只紫色的摇篮
泊在岁月的深处。此时它温暖我的
是深埋在骨头里的思念
我把故乡抱在怀里,犹如四十年前
母亲拥我紧紧入怀

早上八点,我开始起床,穿衣,洗漱
为自己泡一杯故乡的浓茶
雪越下越急,从天宫飘向人间,从一五年的尾巴
撒向一六年的头顶
饭热腾腾地端上了桌子。七十岁的老母习惯早起
她夸张地对我说,睡懒觉,全身的骨头都疼
她试图说服她的儿子,可我这个不孝子
是个夜猫子,整夜枯坐灯下发呆,熬坏了眼睛
掏亏了身子
父亲开始铲雪,院子里的积雪
足有尺把深。他甩动它们,就像他年轻时
用力掀翻泥塘中的白色巨蟒

雪地里传来钟声,隐约可闻
就像炎热的夏夜,一缕轻风拂过竹林
我松开猎狗,任它自由撒欢,任它嗅一嗅
积雪下的老树根,嗅一嗅,裂缝里冒出的黄烟
我伫足遥望,山顶禅院中的积雪
早已扫净,诵经的钟声漫过了树梢

下午,我枯坐在窗前,身子发僵
竹林里雪花舞蹈,几只山雀
蹬离压断的竹子,飞向坚硬的泡桐
在空中,划出几道明亮的弧线
母鸡嘎嘎鸣叫,它冬天产下的这枚蛋
将在三月的春风里孵化。祖心说
乞食随缘过,逢山任意登

这是孤独的美。临近深夜,一只猫头鹰
站在杨树上,它身下的原野
寂寞一片。它的影子投在雪地上,黑夜
因它而更加明亮
它一动不动,目光搜索着稻茬、沟壑
和每一个隐蔽洞口。那里有
因饥饿将粗心赴死的田鼠,那里有
被风吹开的青青麦苗
雪越下越大。它轻盈的身子
无声划过,化作我梦中温暖的炊烟

我们站在湖边,雪没膝盖,座座
童话里的雪馒头,从脚下,堆向天边
我们呵出的热气,被夕阳冻僵
麦子在雪被下酣睡,野鸡在雪地上奔跑
瑞雪兆丰年
黄昏下,东吴周郎已羽化成仙
踏开雪道,我们面向落日,清点江山
2016--01--21-22
卢丽娟诗歌
卢丽娟,笔名风儿、闲人风儿。芜湖诗院创办兼主持、诗歌微平台编辑、《风》诗刊创刊发起人之一。自藏图书上万册,向碧桂园小区居民免费开放。写诗,写散文,写小说,专栏作者。发表作品无数,出版诗集等。

十年
1
我这儿
下雪了呢
梅花开了
月亮升起来
我跑进雪地
来回两圈
假装是两个人的脚印
月亮在天上笑眯眯
它是我们的月亮
2
我这儿
下雨了呢
细雨如烟
梨花白了
梨花落了
月亮又圆又大
一对黑蝶
停留在窗台
3
两个人
分明是两个人
偏要说是一个人
为了证明这一点
穿一样的衣服
吃一样的食物
看一样的电影
一样的书
月光下,踩着影子
指着对方说傻瓜
然后一起睡去
再一同梦醒
4
快跑,跑啊
一定要比闪电跑得还快
到河流的尽头
到另一个星球
再回来
与地球相撞
5
我是醒着的吗
不,刚刚睡着
我是睡着的吗
不,刚刚醒了
睡着的时候
你来了
醒来的时候
你不见了
6
我说请进
你不知道
我是和猫
和风、和雨、和我推的雪人
假装对面的空房子也住了人
对他们说
我这里,已准备上好的茶
我微笑
是镜子里人告诉我
笑比哭好看
7
又看见雪
树林、河岸
城市的边缘
一个人的脚印
和它们一起
被大雪覆盖
8
我已经安葬
七只猫,九只鸟
N条小金鱼
我给它们取了名字
写了掉词
我说,不哭
每一次哭泣
是最后一次
却永远像第一次
9
微风把歌声
送至云彩之上
星子落进大海
它是如此之慢
10
你看到的月亮
与我眼中的月亮
是不一样的
十年之后
它已经不是
我们的月亮
2018-02-14


编后语:
我在《风》诗刊创刊词中介绍,这是一本没有主编的书,我给自己的定位是为大家做好服务工作。因为写诗,编辑们多数成为多年的朋友。这次一起做了《风》这本民间诗刊,一起平等自由的编辑自己喜爱的诗歌,平等自由或者便是人与诗歌之间的一种存在与和谐的意义所在。
每一位编辑的诗观及对诗歌写作的理解与认知可能是不一样的,这也决定着他们所选编的诗歌所想要呈现的诗歌内容的倾向性。前提是在我们已经定位这是一本来自民间又关乎友谊的诗歌刊物。
一位优秀的诗人一定是在追求个人语言的独特性,追求不落痕迹的精湛的诗歌技艺以及内心对人、自然、世界感知之后所呈现出来的深层次真切的善。我们向您呈现的编辑特辑,可能会让您从文字的角度来了解我们的几位编辑审美趣味和对诗歌文本的要求,多方位的了解我们的《风》诗刊。
风儿
2018/5/2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1

精华

316

主题

2万

帖子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8609
发表于 2018-5-31 22:18:25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风诗刊创刊,愿她走得更久更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芜湖人文网官方微信: 安卓、苹果客户端:
本网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与提供,不代表《芜湖人文网》立场,严禁在本网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