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芜湖人文网


                                   文苑漫步       摄影天地       书画长廊       国学讲坛       文化传承       教育培训       影像档案       文化定制

                                   人在旅途       慢享生活       会展中心       美食江湖       人文地图       特别策划       应用下载       联系我们

芜湖人文网 首页 文苑漫步 查看内容

书房也就十平方 满是书香更酒香

2018-12-4 20:42| 发布者: 柳拂桥| 查看: 20| 评论: 8|原作者: 老卡

摘要: 书房也就十平方 满是书香更酒香 转自《芜湖日报》2018年10月19日 电子版 照片由孙宝朵朵拍摄 作者简介张双柱,1953年12月出生,笔名老卡,安徽芜湖人。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安徽省诗词学会常务理事、安徽省作家 ...
书房也就十平方 满是书香更酒香
转自《芜湖日报》2018年10月19日 电子版
照片由孙宝朵朵拍摄



作者简介
张双柱,1953年12月出生,笔名老卡,安徽芜湖人。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安徽省诗词学会常务理事、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芜湖市作家协会顾问、芜湖诗词学会名誉会长。著有《半随本事半随缘》等。
寄语——
人人都会说,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我送所有书友,特别是年轻人一句:书中自有前程路!好好读书吧,没有比读书更便宜的娱乐,也没有比读书更持久的欢乐。多多买书吧,书,永不亏你,永不负你。
记者:您的书房有多少藏书,都是哪些类型?
张双柱:我不是藏书的,小时候家境又不宽裕,只是在工作以后买了一些自己喜欢的书。所以,我的书远不能与书友相比。我经常要淘汰一些书,现在留有的只有四千多册,略分四类。一是几乎天天要看的中华诗词文化以及中华传统文化类书籍,包括芜湖本土人文资料的志书、专辑;二是纯文学类作品,以中国古典文学作品和当代有争议、有影响力的作品为主;三是朋友们惠赠的作品;四是放在储藏室的社科书籍和各类杂书。整整一方墙,四个大书架,乔迁新居时,家具全换了,唯有这一组我亲自设计的书架舍不得丢弃,随我落户新居。
记者:您喜欢读哪一类书?
张双柱:如果我把读书划为三个阶段的话,第一阶段是解渴,也就是上大学前,文化最匮乏、精神最空虚,求知若渴,但朦朦胧胧,什么书都读。诚然,那时能接触到的也只是小说,比如还是小学生时,读了《欧阳海之歌》《林海雪原》《平原枪声》等长篇小说,还偷读了《青春之歌》《红楼梦》《牛虻》。年龄稍大一点,就连手抄本也偷着读了好几本。年龄再大一点,下放农村,闲着没事干,后来上调到电台当记者、编辑,接触层面不一样,读的较多的是外国文学名著,俄国的几乎全读了。特别是巴尔扎克、司汤达尔、雨果等大家名著,从此更喜欢上英法的浪漫主义作品和批判现实主义作品。
第二阶段是充电,也就是说大学毕业以后,有了稳定的工作、温馨的家庭,不再是什么书都读了,而是有选择地读。这期间主要读与业务相关的专业书籍,再就是历史、人物传记、文学评论方面的,偶尔读读新时期有争议的小说。我的母亲不识字,喜欢看戏,还在我小学的时候,经常向邻居借来线装书,让我念给她听。我常常一边拉着风箱烧火,一边念书,母亲一边忙着烧煮,一边听书。冬天了,有时就在火桶里边取暖边念书。尽管有些书她在大戏院、小戏台听了无数遍,整个唱本都能背出来,还乐此不疲地听我念。那时我经常念错字,她都能一一纠正,就连《薛平贵征西》里王宝钏的“钏”字,我读错声调,都被指出来。还有《梁山伯与祝英台》里四九、银心两个小仆的趣说,也是那时就听母亲说了。想必后来我喜欢古典武侠作品,多少受此影响。所以,参加工作后,我读了不少梁羽生、金庸的作品。
第三阶段是刻意,刻意,在这里就是有意识、有目的,而且是反反复复地去读一些书。刚刚参加工作时,我的领导曾教导我:“三十岁要为四十岁准备,四十岁要为五十岁准备。”起初不太理解,三十岁没为四十岁做过任何的准备。四十岁以后,有点觉悟,也就有点准备了,其中一点就是准备好兴趣的转移,于是转而围绕中华诗词文化来读书。如果说句大话,这时真要着手写写《诗律》《词格》的专业书籍,就现在的知识储备量来看,已经够了。在退休前,我就有过一个计划,退休后5年内写出《诗律》《词格》这两本书。
记者:您平常会买哪些书?
张双柱:我读书和买书,本着两个原则:一是读有用书,二是读可用书,二者相辅相成。毕竟可读可藏之书太多了,而人的精力、财力和时间又有限。特别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买书不再像以前那样很随意了。退休后,主要是买中国传统文化的书,尤其是诗词方面的书,再后来学书法,又买一些有关书法方面的书。
我认为,书不在多,在精;室不在大,在静。十几年前,我为我的书房写过一首小诗,今不揣简陋,聊博一哂:“书房也就十平方,满是书香更酒香。醉里读书书解酒,醒来书又醉书郎。”
记者:您对现在的电子书、网络书有什么看法?
张双柱:电子书、网络书的出现,是科技进步的产物,传播快,受众广,可以帮助读者快捷便利地读书,且经济,能互动。但它也是一柄双刃剑,如果我们不能有效地利用电子书、网络书的积极能量,往往会被其负面影响所困。公务员面试有过类似问题,有些考生的回答太离谱,充分说明这个问题很大,非这里三言两语能讲透。在这里我只简单提醒提醒,现在的电子书、网络书错误太多,特别是错别字太多,一些古籍也被整得错误百出。绝大多数网络小说喜欢快和长,一本书10万字足够了,偏要往长里整,50万还嫌不够长,有的100多万,甚至更长。写手们每天上字起码5千字。读这样的书,最不值得。我们要提倡的是有效读书,读有效书,也就是读有用的书。
记者:有何读书习惯可以和读者分享?
张双柱:良好习惯的养成,十分重要。读书亦然。我的读书习惯不知良否好否,我觉得习惯了就行。我不喜欢把时间弄得鸡零狗碎,也就不主张所谓的挤出时间去读书,比如等着开会取出一本小说来看,甚至上个厕所也看上几页。我喜欢静下心来读书,读书时一定要做笔记,以前喜欢在一个本子上记记,后来直接就在书上记记了。我在读了唐玉霞、王毅萍合著的《情断南宋》后,写了一篇读后感《于湖救赎》,基本材料全部来自记在书上的片言只语。再好的记忆,也比不上最淡的墨水。读书一定要养成记笔记的习惯。
记者:很多读书人对借书比较反感,您的看法呢?
张双柱:袁枚说得好:“书非借不能读。”我读书读的最多的时期是下放农村和刚刚回城工作时,那时没条件买书,书都是借来的,限时要还,不得有丁点儿损坏,所以,不仅看得快,而且做了大量笔记。西方名著基本上是那个时期读的。后来,除了特别想买的书,还是舍不得多花钱,好在离市图书馆、市工人文化宫很近,就从那儿借书。现在,所读的都是经常要读的,也就不在外借书了。不过,我还是十分怀念那个借书的年代。那个年代,几乎每个单位都有自己的图书馆,起码图书室,读书风气很好。
记者:您觉得哪本书对您的影响最大?
张双柱:这是一个很不好回答的问题,有许多优秀的经典,对一个人一生会有着很大的影响,在某个特定时期,这种影响就是最大的。
我的父亲,虽然文化程度不高,却喜欢学习,居然成了厂里技术革新能手、全国劳动模范。在我很小的时候,他看我喜欢看书,就买了上千本连环画,在家门口摆了个小书摊。可以说,这是以书养书,我的经济启蒙第一课就从那时开始的。这也是任性看书,我的许许多多历史、文学知识,都是那时学到的。这里,对我最有印象,也是最有影响的是全套26册《水浒传》,那时小小年纪,能把108将诨号及名次记得一点不错。后来,写《中国古代文学史上传奇人物水浒系列之林冲》,比较得心应手,与儿时就喜欢读水浒分不开的。
再后来,我认为对我影响最大的是司汤达尔的《红与黑》,那时是不准看的,只能偷偷地看。与书友交流读书体会时,也是偷偷进行,有一次居然写了十几页。不知道这封信还在不在了,如果现在读着这封信,一定笑喷了。
记者:您出版了多部作品,最满意的是哪一本?
张双柱:惭愧,加上主编的教材2本,至今只正规出了5本书,但都不是满意的。如果说最满意,也许是《归藏未定稿》。正如2011年我在《半随本事半随缘》自序里所写:“《归藏未定稿》,一个想来已久的书名,我很喜欢……等到二十年后不想再写的时候,尽数归藏于大地,由大地来定稿,或腐烂,或化肥,或再生。”万物皆归藏大地,我之肉身归藏大地,我之精神同样归藏大地,唯此,最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王者之母 2018-12-3 18:19
恭贺卡院!
引用 寻虎 2018-12-4 11:11
引用 柳拂桥 2018-12-4 20:39
图片不能复制了。好像以前也是。
引用 柳拂桥 2018-12-4 20:39
这样的文章看着亲切
引用 柳拂桥 2018-12-4 20:40
推介到网站首页头条
引用 樵夫 2018-12-5 22:06
卡院书房,带给人文网缕缕书香。
引用 崔后明 2018-12-6 08:48
啧啧,香!
引用 寻虎 2018-12-10 20:17

查看全部评论(8)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芜湖人文网 ( 皖ICP备14002834号-1 )

GMT+8, 2018-12-17 02:57 , Processed in 0.113076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