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芜湖人文网


                                   文苑漫步       摄影天地       书画长廊       国学讲坛       文化传承       教育培训       影像档案       文化定制

                                   人在旅途       慢享生活       会展中心       美食江湖       人文地图       特别策划       应用下载       联系我们

芜湖人文网 首页 资讯 文苑漫步 查看内容

学有根基 怀有抱负 诗有情感 ——兼述张恺帆诗的语言张力

2017-9-27 10:29| 发布者: 柳拂桥| 查看: 1134| 评论: 16|原作者: 老卡

摘要: 学有根基 怀有抱负 诗有情感——兼述张恺帆诗的语言张力张双柱 张恺帆先生是诗人,更是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共产党的高级领导干部,所以,他的诗作满是家国情怀和气壮山河的风骨。恺老这种情怀、风骨,并非来自那种 ...
学有根基 怀有抱负 诗有情感
——兼述张恺帆诗的语言张力
张双柱
张恺帆先生是诗人,更是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共产党的高级领导干部,所以,他的诗作满是家国情怀和气壮山河的风骨。恺老这种情怀、风骨,并非来自那种口号式或说教式的宣讲,而是凭其诗作语言的张力,激发了读者从外延义到内涵义深入探究潜在意味的审美兴趣,进而产生丰富的联想意义。所谓诗的语言张力,是指作为一个文本存在的诗作品,能在文本形式之外提供一个较大的空间,以增加诗的语象到意象及至整个意境的宽度和深度,任人解读理会。亦即通常所说的言外之意。恺老诗作语言的张力,可证之处很多,本文试从“根基、抱负、情感”三个方面,略述一点之得,聊表缅怀恺老、学习恺老诗作的一点心得。
一、学有根基,“好偷云锦带诗裁”
张恺帆先生出生于素有“全国四大名城”之称的古邑无为,南巢人文的兴衰与传承,吴楚文化的碰撞与交汇,对世世代代无为人影响巨大。恺老家系当地小地主家庭,其父张锡光是个思想开明的旧知识分子,科举未中,在家半耕半读,藏书颇丰,对少年张恺帆影响深远。张恺帆7岁开蒙读家塾,9岁受教于吴凤楼先生。吴先生多才多艺,工书善画,十分赞赏少年张恺帆才气,指导张恺帆学诗习字,帮助张恺帆练就扎实童子功。少年张恺帆学诗作诗也愈加勤奋,成了当地远近闻名的“小诗人”。
张恺帆就读私塾时留存下来的诗作虽然不多,已看出根基不浅。如五绝《书院小憩》,诗曰:“竟日篷窗下,咿唔雒诵中。不知秋几许,但见海棠红。”全诗起承转合自然,诗言浅,寓意深,尽得老到之笔力,自是澹然之趣味。再如五律《水乡夏夜》,诗曰:“夏夜好乘凉,依村傍草塘。蛙声如鼓噪,萤火似磷光。父老谈今古,婆姑话短长。何来人哭泣,地主逼钱粮。”这首诗更是言浅意深,其起承转合别是一种形式,足见恺老少年便能娴熟驾驭格律,“小诗人”当之无愧。
这两首小诗之所以能够说明恺老学有根基,不仅仅因为格律严谨,笔力老到,更因为诗人以其朴实无华的语言,把自己的生活体验,真实无误且深刻有力地揭示出来。诗中诸如篷窗、海棠、草塘、蛙声、萤火、哭泣、乘凉,以及地主、钱粮、父老、婆姑、秋夏、日夜等普普通通语象,皆为生活真实写照。若以铁画制作相比喻,这些原本独立的语象,经过恺劳将其投入诗的熔炉冶炼,便产生一组组生动活泼的意象;再经过恺劳亲手一锤锤敲打和拼接,从而表达出一种意想不到的意境。
意想不到到什么程度,换言之,诗之文本语言把读者带到什么样的诗之审美意境,这就是语言张力所呈现的言外之意问题。上述五绝中的秋是“几许”,海棠开得怎样,就看读者对该诗张力的把握了。同样如此,上述五律中的地主把穷人“逼”得怎样,正在纳凉的村邻见此状况又有如何反应,也是要看读者对该诗张力的把握。而这些话题的进一步展开,则属于对诗作的赏析,本文恕不详加陈述。
“欲驾清风朝上阙,好偷云锦带诗裁。”这是恺老三十年代狱中所写《遐想》诗的两句,借用此处也可说明这样一种事实,大凡优秀诗人都是渊源有自。恺老家学渊源深厚,蒙师开导得宜,少年时期便筑有深厚根基,所以志节旷达,诗格率真清新,极富张力。与其诗词相互映衬的还有书法,也是因为学有根基,其书法作品也很有张力,锋芒凌厉,棱角分明,劲力四溢,自成一家,深得毛泽东赞赏。
二、怀有抱负,“壮士身亡志未穷”
张恺帆少有远大抱负,年仅20岁便加入中国共产党,那时正值第一次国共合作破裂后白色恐怖的1928年。加入党组织不久,张恺帆回到家乡无为从事秘密革命活动,并于1930冬天参与组织六洲暴动,坚持武装斗争达10个月之久。因遭到国民党当局通缉,张恺帆不得不告别父母,流亡他乡。据恺老说:“行前,父母依依不舍,倚门盼望。”于是,他就写了一首道别诗,诗题《别故乡》,诗曰:“离家哪得不依依,公义当前不我私。寄语双亲休倚望,红旗报到是归期。”
红旗一词,作为革命的象征,被恺老多次用在诗词作品里,以抒发自己的远大抱负和浪漫情怀。如《拟往苏区途中》句:“明日南天千里外,满怀希望见红旗。”这里的“红旗”,同“寄语双亲休倚望,红旗报到是归期”的“红旗”,是一样的用法,都写在奔赴新的战场之前,都是对革命胜利之日的展望。再如三十年代的《祈雨山感赋》和四十年代的《南渡首战告捷》所写红旗,分别以黑、白两种色彩相对应,形成视觉上的强烈对比,使得相互对立的色彩融合诗的意象中,大大加强了诗的语言感染力,也大大鼓舞了人们将革命进行到底的信心。
作为从战火中走过来的革命前辈,“抱负”一词,不仅仅蕴涵着前赴后继,更意味着舍生忘死。所以,在恺老诗作里既有“红旗”犹有“血”,一样的颜色,一样的情怀,令人感佩不已。即便身陷囹圄,面对死亡,仍然抱负如初,其诗字字见血,句句戳心。
“记数流光入暮春,铁窗风雨失清明。天涯多少无名冢,血与春潮一样深。”这是恺老《狱中随感》写清明的一首。由于狱中与外界隔绝,无法准确知道日期,只有靠“记数”来推算,当时也许快到清明节了,也许已经过去了。确切日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诗人的情感已经触发,想到了狱外。据恺老自注所言,他想到了“蒋介石叛变革命以后,残酷屠杀志士仁人,杀人如麻,血流成河”。无比愤慨中,他促笔成诗。诗中,与“血”相提并论的是“春潮”,并作为全诗结句,至此,全诗产生出一股巨大的膨胀力即张力,其感染力也就非同一般。
再如一首脍炙人口的、曾被人误认为是烈士佚名之作的《龙华悼念死难烈士》,诗曰:“龙华千古仰高风,壮士身亡志未穷。墙外桃花墙里血,一般鲜艳一般红。”恺老写作该诗时也被关在龙华监狱,为纪念柔石等烈士遇害三周年,他直面血淋淋高墙,将笔下的“血”与想望的“桃花”相提并论,一在墙里,一在墙外,一样的鲜艳,一样的红。于是,诗中各种语象被赋予一种特定的色彩、特定的氛围、特定的意义,形成一组特别的意象,给人一种特别的震撼力。读了这首诗,仿佛看到,诗人紧握如椽之笔,饱蘸烈士鲜红的血一挥而就!此时谁还会想到,这首悼念诗原来是用铅笔写在龙华监狱墙上的。读了这首诗,仿佛看到,诗人也为自己随时可能的死去,已经准备好了,包括这首赴死如归就义诗!难怪解放后编撰的《革命烈士诗抄》,竟将该诗署名“佚名”。
北宋欧阳修认为,诗家“必能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笔者援引几首诗的“红旗”和“血”二词语为例,说明恺老具有远大的革命抱负,故诗有浩然正气。但这仅仅就其字面而言挑出了这几首,恺老更有大量诗作是通过其它形象化的语言,表现出这种抱负,可谓“不著一字,尽得风流”。
三、诗有情感,“平生意气壮波澜”
诗是诗人强烈感情的自然流露。正如恺老晚年《读诗有感》所写:“真情实感多佳句,故弄玄虚没好音。”这种用自己真情实感写出来的诗,必定与一直怀抱肩负的革命事业、人民利益息息相关,加之渊源有自的诗学根基,必定在当今诗坛占有一席之地。
譬如上文所引用的少年求学之作《水乡夏夜》,就是最纯朴的情感倾注。最后一“哭”字一“逼”字,其张力已经突破语言字面的意义,达到情感的极致,这也是诗的极致。狱中写的《龙华悼念死难烈士》,也把悼念烈士之情感和自己赴死如归气概写到极致。直到许多年以后,已经完成建国大业并当上新中国高级领导的恺老,在审阅无为县地志办同志送来的这首诗稿时,还将“志未终”改为“志未穷”。仅此一字之易,不仅更见恺老始终不忘参加革命初心,而且更见恺老对所从事的革命事业越来越用心。正如《后汉书·马援传》所云:“丈夫为志,穷当益坚,老当益壮。”于是,在解放以后的安徽任上,就有了张恺帆无为放粮和解散食堂等事件,也就有了“铁骨青天”《访贫问苦》等力作。
《访贫问苦》诗写于1959年大跃进期间,诗曰:“建国十年长,黎元尚菜糠。‘五风’吹不禁,惭愧吃公粮。”诗中说的“五风”,是指当时盛刮全国的共产风、浮夸风、强迫命令风、瞎指挥风、干部特殊风。读着恺老这首诗,并顺着恺老的感慨而感慨下去,现在的我们是否也对“五风”深恶痛疾?特别是读到恺老“惭愧吃公粮”这一句,我们是否还会想到恺老真的可亲可敬,百姓能有这样的好官,福气!我党能有这样的好官,幸事!
“夜夜燃薪暖絮衾,禺中一饭直千金。身为野老已无责,路有流民终动心。”此乃宋代陆游晚年《春日杂兴》诗,退士能为此言,难得!唐代韦应物曾经也写道:“身多疾病思田里,邑有流亡愧俸钱。”(《寄李儋元锡》)太守能为此言者鲜矣,尽管是病中所吟。今张恺帆作为在任的副省长,深知欲为此言必有大祸,竟然敢说敢做,尤未之见也!
果不其然,当恺老将实情向组织汇报,结果却被戴上“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帽子,二次入狱。狱中,恺老强烈感情再次自然流露,写有随感一首:“神差鬼使到无城,为报真情获罪人。五十—天伤乱箭,万千张口说曾参。无心偏惹‘三还’恨,有口难吹‘七字’尘。北望都门泥首拜,不难化骨见忠贞。”诗中“三还”是指“吃饭还原、房屋还原、自留地还原”,这种反对平均主义思想的纠正吃大锅饭做法,历史证明是正确的。“七字”是指“反党反社会主义”,实属诬陷,有口难辩。尽管如此,恺老相信真理,尾联是向党表白忠贞之心。
诗品即人品,诗格如人格。恺老二次入狱,初心不改,以诗述怀。“不看风向竟扬帆,秉性如斯改亦难。”(《述怀》)恺老就是这样的人,宁愿为百姓说真话带来灾祸,绝不违心望风使舵。当他得知1959年岳西石关镇大兴土木建豪华别墅,群众意见很大,他又情不自禁地写道:“画栋深山里,哀鸿大路边。石关关不住,民怨已冲天。”(《书愤》)
“三十一年还旧我,一肩行李出庐阳。凫长鹤短谁争得,自有春秋玉尺量。”1959年,恺老被开除党籍,在下放劳动途中,他写下了这首真情实感诗。
考量一首诗优劣,作为硬指标的格律仅仅是一个方面,重要的是看诗人是不是有诗可写,写作时是不是真实感情的自然流露。每当读到恺老一首首直抒胸臆的好诗,总会随着诗句及诗意的起落开合而呼而吸,仿佛与诗人同呼吸共命运。赵朴初先生在读过《张恺帆诗选》后也题诗写道:“家山千里劳陪伴,忧乐连宵吐肝胆。别后新编诗句好,平生意气壮波澜。”可以说,这是对恺老的诗准确、形象的概括。
以上是学习恺老诗的一点心得,下面再援引一些数据,说说两个困惑的问题。
经恺老亲自编辑整理出版的《张恺帆诗选》发表诗词作品157首,建国前的54首,其中《狱中随感》20首。狱中诗虽然仅占全书12.7%,窃以为,这是语言张力表现最突出的部分,也最能打动人心。文革前作品不多,按照恺老所分年代,建国初期(1949—1958)7首,文革前(1959—1966)14首。文革前出色的作品是在1959年及其后,而这些作品几乎又是狱中之作。因此,笔者困惑:为什么人身越是不自由,其诗的语言张力越是够大?此其一。
文革期间,作品25首。文革十年是个特殊的年代,恺老称为“十年浩劫”,其时主要写写随感和悼念诗,惊人语感人句虽时有出现,但语言张力明显弱了。最后,恺老《诗选》称为“改革开放时期(1978—1991)”,作品57首,占全书36.3%,可谓创作上的丰收时期。这一时期作品多为旅游观光采风作品。因此,笔者又困惑:为什么退休后适逢盛世,这些旅游观光采风作品反而失却热情和光泽,远不及怀念亡妻之作感人?此其二。
凡此困惑,不足以论。恺老诗,符合人道恻隐和民心愿望,是中华诗词宝库一块绚丽的瑰宝。恺老风范,深切常怀。
2017年9月24日初稿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柳拂桥 2017-9-27 10:28
无产阶级革命家,是否合适?
引用 老卡 2017-9-27 11:56
柳拂桥 发表于 2017-9-27 10:28
无产阶级革命家,是否合适?

也不能全信百度😀听你的,删!
引用 阳光静静 2017-9-27 15:25
只记得人们说他是当年的省委领导,但不知道他的诗也好,刚才百度了一下,出生于一个地主家庭,自然有一些文化了。
谢谢卡院分享。
引用 茗香传奇 2017-9-27 19:09
本帖最后由 茗香传奇 于 2017-9-27 19:56 编辑

七律 读《张恺帆诗选》及其生平简历有感
日出陡沟逆水寒,六洲暴动起狂澜。
红旗引领寻真理,囚室高歌见赤肝。
九死一生扬战帜,千军万马撼山峦。
将才不忘诗词赋,留与后人求实观。

引用 柳拂桥 2017-9-27 22:16
老卡 发表于 2017-9-27 11:56
也不能全信百度😀听你的,删!

仅供参考而已
引用 微博人文 2017-9-29 10:29
老师大作推介到芜湖人文网微信公众平台,敬请老师关注
引用 崔后明 2017-9-29 17:21
卡院厉害!
引用 樵夫 2017-10-2 23:24
诗人情怀增添了政治家的魅力!
引用 老卡 2017-10-4 14:41
阳光静静 发表于 2017-9-27 15:25
只记得人们说他是当年的省委领导,但不知道他的诗也好,刚才百度了一下,出生于一个地主家庭,自然有一些文 ...

我们大楼上的“人才培训中心”六个大字就是恺老写的
引用 老卡 2017-10-4 14:42
茗香传奇 发表于 2017-9-27 19:09
七律 读《张恺帆诗选》及其生平简历有感
日出陡沟逆水寒,六洲暴动起狂澜。
红旗引领寻真理,囚室高歌见 ...

茗香老师大作可投稿无为潘保根老师了?
引用 老卡 2017-10-4 14:42
微博人文 发表于 2017-9-29 10:29
老师大作推介到芜湖人文网微信公众平台,敬请老师关注

谢谢谢谢
引用 老卡 2017-10-4 14:42

崔老师更厉害!
引用 老卡 2017-10-4 14:43
樵夫 发表于 2017-10-2 23:24
诗人情怀增添了政治家的魅力!

只可惜了晚年作品......
引用 崔后明 2017-10-15 17:32
老卡 发表于 2017-10-4 14:42
崔老师更厉害!

引用 子薇 2017-10-17 11:16
洋洋洒洒的文字里,深纳饱满且真挚的感情。
引用 柳拂桥 2017-11-11 22:28
再推到网站头条,以示纪念

查看全部评论(16)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芜湖人文网 ( 皖ICP备14002834号-1 )

GMT+8, 2018-7-16 04:50 , Processed in 0.226445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