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切换风格

芜湖人文网


                                   文苑漫步       摄影天地       书画长廊       国学讲坛       文化传承       教育培训       影像档案       文化定制

                                   人在旅途       慢享生活       会展中心       美食江湖       人文地图       特别策划       应用下载       联系我们

芜湖人文网 首页 资讯 文苑漫步 查看内容

沈光金:丫山行纪

2017-4-27 12:48| 发布者: 柳拂桥| 查看: 51| 评论: 6|原作者: 谷树

摘要: 丫山行纪 从县城往丫山的路很好走,水泥路,宽窄可以容两辆大客车相遇而错。一路上的黄灿灿的油菜花开得正盛,黄得有点夸张,铺天盖地在道路的两侧。一片片桃花迎面扑来,一闪而过,四围满眼的青黛,风姿多彩地 ...
丫山行纪


从县城往丫山的路很好走,水泥路,宽窄可以容两辆大客车相遇而错。一路上的黄灿灿的油菜花开得正盛,黄得有点夸张,铺天盖地在道路的两侧。一片片桃花迎面扑来,一闪而过,四围满眼的青黛,风姿多彩地跳跃着黄、红、白。春天的原野仿佛是一匹锦,色彩斑斓,炫眼夺目,你甚至可以闻见春的味道,那远比城里要浓得多春意,一路芬芳,过何湾,入西山,丫山到了。

到了丫山脚下,远远望着“丫”形的山峰,山岭近翠远黛,在倏阳忽阴天色下,变幻着或明或晦身影,显示着无穷的自然魅力。丫山风景的魅力肯定始于自然,但却感情于人文,离开了人文,那自然就是死得物象,只有生命,尤其是人的生命才能赋予自然以柔和的温度,让你感觉到丫山的存在,丫山的过去,现在甚至将来。在历史的长河中,丫山是一朵浪花,在历史的长卷中,丫山是一笔淡彩,丫山虽不闻名遐迩,却阅尽沧桑;虽不绮出名山,却雍胜牡丹。虽不敌名山大川之雄奇,却自是一番淡妆浅华的灵秀。

正对着丫山遐想,这边有人在喊“走了”,我便一步一回头地跟上大队,拐进了不远的村落。

拐进去的地方叫丫木脚,丫山脚下的一个古村落。“丫木脚”,这个村的名字叫丫木脚?是的,南陵的村落不止这一只“脚”,至少还有“寨脚”,自诩“不是蓬蒿人”的诗仙李白“仰天大笑出门去”的出门之地就叫寨脚,那是唐代天宝元年,李白四十二岁,不算年青了。寨脚和丫木脚,现在都属于何湾镇,两只“脚”离得不远。

沿着潺潺的浅流,向上游走,丫木脚就在眼前。丫木脚依山傍水,山那自然就是丫山,水是丫河,就是眼前的这条河,一座桥横跨在河上。新建的桥很宽敞,沿河的路却很逼窄,好在平日里村人不多,过往并不拥挤,反倒显得村容的紧凑和巧布。在桥另一侧的小“广场”上,默读着“丫木脚”的村规民约,体味着千年古村的淳朴民风,那一代代沿袭的祖训家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给这些“祖训家规”赋予了时代的内容,但精神确实是一脉相承,中华民族亘古不变的灵魂。

丫木脚,原本名丫岩脚,石易木,何故?初居,村前尽石,久之,移石植树,石之苍白,不如木之青绿,有山有树,遂易村名“丫木脚”,门前流水,屋后植树,生机勃勃,诗意盈然。

村里的巷道也很逼窄,曲曲折折,如同律绝的平仄,高高低低,恰似吟哦的铿锵。徽派式瓦房上马头墙也如同丫岩脚改名丫木脚,没了徽州民居那样典型和张扬,有了丫木脚的风格。一行人在山村石板路上悠闲地踱步,时不时停下来张望四顾,那些宅门深巷里究竟有多少往事说诉说丫木脚世代的勤耕和苦读?现如今,村里已经没有多少年轻人了,守乡的翁妪对上下在蛇径曲巷的游人没有太大的兴趣,却不失礼貌支应着游人的问题,既不卑也不亢,仿佛你是他的邻居,任你高询低问,总有絮话叨语。

丫木脚很干净,即使是枯枝败叶也见不到;丫木脚很安静,即便是游人也不敢喧哗。古老的丫木脚,千年的古村落,虽然苍颜白发,却不改旧模样,纵然旧时模样,却住进的新精神,丫木脚永远不老。

丫木脚,2014年被列为省级美好乡村示范村,示范,就是表率,丫木脚的文明沉积在悠悠的岁月中,流淌在长长的历史中,作后人表率,为后人传承。

世居丫木脚的村人多数孙姓,孙姓是明代的大姓。百家姓的“孙位列第三。孙姓由中原向南迁共有两次,第二次始于永嘉之乱。西晋末年,东莞孙谦迁居历阳,历阳就是今天的和县。丫木脚的村落,据说始于明代,是否是南迁而来,还是由历阳再度迁居,不得而知。

丫木脚的孙姓人不乏大家,孙奎,孙殷望,都是大学问家,也都是丫山村人。

走进丫木脚,看见了视觉上的风景;走出丫木脚,回味着思索中的沉淀。浮光掠影的看花,浅刻轻镂的思考,绝对是肤浅的,甚至是误释的。好在丫山离芜湖不远,下次再来。

山路很险,司机对身后迭起连声的“啊”、“吖”并不介意,只是一心开他的车。车稳稳停在山腰的停车场。司机娴熟的驾驭使得“很险”的山路无惊更无险。

山坡平缓且有石阶,上山并不困难,于是便随大流地往前走,跟着导游,期冀在导游“小和尚念经”的导游词中发现点于我采风作业有用东西,最后我发现只有两个词于我有用,“牡丹”和“奇石”,被她轻描淡写带过“李白”,我认为恰恰是丫山精华所在。刘禹锡说“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名者,闻名也。丫山的闻名得益于李白,揽丫山于胸怀的西山群岭之所以钟灵毓秀,李白功不可没。吴虞先生有这样一句话“英雄若是无儿女,千古河山漫寂寥,有秀美河山,有千古诗意,便合了那“钟灵毓秀”四个字。丫山的花石碧水,西山的诗仙李白,神奇自然和传奇人文赋予丫山无限的魅力和无穷的韵味,缺一不可,无独有偶,珠联璧合,相得益彰。

进丫山的门楼上“花海石林”点明了丫山自然景观的两大主题。三月的节气于牡丹盛开尚早,大片的牡丹正在孕苞待开,单瓣粉色的牡丹零零星星洒落在山间野径,为慕名而来的游客应了个景,让你觉得不枉来丫山一趟。据记载,丹皮在铜陵一带称“凤丹”,丫山的那一边就是铜陵,铜陵丹皮的质量为中国之最,丫山的丹皮肯定在其中了。

山野间的桃树倒是繁花似锦,殷虹的,粉红的,浅红的,俏然立在枝头,热闹得很。“花海”,又没说一定是牡丹花,那桃花不也是花嘛。“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丫山不高,时令与“人间”正合,桃花正在怒放。

走在奇岩怪石林立的曲径中,听着导游平淡的指点,“这是石猴”,“这是石骆驼”……,似像而又非像,端详许久,摇摇头或者点点头,到头来才明白这样一个道理,像与不像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徜徉在石林之中,驰骋你的想象,或者默读你的景观,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那主观的意念就是你的感觉,一瞬间清晰或者模糊的印象,成就了你的石猴啊,石狮啊,甚至是卧、坐的美人。鬼使神差地,你想起远在万里之外,或者近在咫尺之遥的家人眷属,亲朋好友,你在怀念某一个人。石静而不知,思飞而悠远,你会独自地隐然一笑,而后四顾张望,没人注意你那一笑,因为人人都沉浸在自己的快乐之中。

常说大自然鬼斧神工,我以为那是谬奖,大自然才不管什么鬼斧神工呢。轰轰烈烈的自然运动,地幔板块的碰撞,沉积在浅海中岩石扭曲隆起,仿佛一叠报纸从两面猛然地推了一下,来不及裂开,就挤压隆升,状如圆峰,叠如层餠,就是今天丫山的石林。

我俯下身,抚摸着千万年风吹雨淋的岩石,圆润光滑,似乎很松脆,我试图掰下那裂开的一小块,徒劳了半天。看似松脆的石岩,坚强得很,看似末途,却是盛年,世事都不能貌相,人更是如此。拾一石,击一丈余立石,有磬声,虽不动听但却悦耳。

石,本身并无感情色彩,冰冷而无情,是人情给了石以温暖,便有了相知的情谊。如此一说,米芾这个石痴石癫就可以理解了。人物相遇,与情于物,便生感情,人人相遇,更加应该如此,给与总是有回报的,也应该有回报的,即使没有回报又能怎样?

上嶝下阶,蛇势曲行,穿洞越桥,赏花抚石,倒也不觉得累。在两个陈列室前小广场上小憩,而后穿室廊,便看见立在前面的石刻,李白的那首“南陵别儿童入京”碑刻。原碑刻身世悲惨,早已沉江入河,无从寻觅。碑刻是历史的化石,是解读历史的原本,我想起了镇江焦山江心岛《瘗鹤铭》摩崖石刻,都可惜了。

“白酒新熟山中归,黄鸡啄黍秋正肥。呼童烹鸡酌白酒,儿女嬉笑牵人衣。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争光辉。游说万乘苦不早,著鞭跨马涉远道。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纪元742年,就是唐玄宗天宝元年,在吴道子的引荐下,我思忖还有御妹李持盈给玄宗的吹风,李白终于应诏去了长安。出发地就在丫山的寨脚,寨脚离现在的丫木脚不足十里路,按李白的性格,闲来无事去丫山转转是可能的。在寨脚安置了自己的儿女之后,便与吴道子游历去了剡中,剡中就是现在的浙江嵊县。按这种说法,我对李白就有些莫名的责怪,李夫子先是丢下儿女云游四方,后是应昭玄宗孤身入阙,都很惬意,都很忘家。道家崇尚人性的自由和解放,也许李白深得道家之精神,抛家别子,修炼去了。丫山的农人倒是淳朴忠厚得很,对毫不知根的李白如此忠人忠托,丫山人值得称赞,至少千年之前的丫山村人值得敬重和赞许。

唐代时期的丫木脚也许还没有聚落成村,寨脚可能是离丫山最近的村落,是什么原因让李白置家深山野林,远离京阙,避祸,没听说李白有祸;遁世,李白张扬还嫌不够。当年居终南山,离长安近,又识得一帮相知,贺知章、崔宗之、李持盈啊,可在丫山认识谁啊?除了和县令有点交情。我揣度,天宝、上元年间,李白在皖南转悠,五次到秋浦,“炉火照天地,红星乱紫烟。赧郎明月夜,歌曲动寒川。”应该是铜陵冶炼的写照,翻过丫山就是南陵,恐怕李白就是这样认识南陵,再加上南陵县令的相邀,哪儿不是家?就在寨脚吧。

李白出寨脚很得意,很飞扬,痛骂了轻买臣“愚妇”的刘氏,你这有眼无珠的蠢货。而后仰天大笑,别了儿女独自直奔西秦长安, “我辈岂是蓬蒿人”的别解就是“我早晚都有今天”,套用一句谐语“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可在玄宗的眼中,李白就是一块铜,充其量就是镀了点金的铜。李白应诏出寨脚似乎也太得意忘形了,伟大的人可以得意,却不能忘形,更何况当年的李白并不伟大。俗话说,八字还没有一撇,神气什么?

打断了遐想和感慨,闲步下山。回望“丫”状顶峰时而清晰时而朦胧地映衬灰色的天幕上,仙境般地飘渺,佛界般地安宁。佛性至仁,仁者乐山,我以为,天下名山因佛至,丫山更是与佛有缘,这佛就是新罗王子金乔觉,落户九华山的地藏菩萨。丫山的“丫”便是金桥觉一脚踩成的。故事是那样美好,故事又是那样神奇,美好和神奇的故事久经演绎便是传说,后人向往美好,后人相信神奇,传奇便生生不息,延绵至今。

我七八年曾经写道,“我去了三华山、五华山、九华山,在这根金乔觉修炼成佛的行程链条上,似乎还应该有一华山,七华山。金乔觉最初是来到芜湖的,那芜湖的小九华顺理成章就是一华山,说丫山是七华山,也是合逻辑的,去寻找证据吧,去寻找丫山上是否也有一只大脚印。”来到丫山,那“大脚印”就在眼前,那丫山就是七华山?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柳拂桥 2017-4-27 12:39
比较阅读(16)四个人围观丫山 - 比较阅读 - 芜湖人文网 http://www.whrww.com/forum.php?m ... ;tid=96744#lastpost
引用 柳拂桥 2017-4-27 12:41
拐进去的地方叫丫木脚,丫山脚下的一个古村落。“丫木脚”,这个村的名字叫丫木脚?是的,南陵的村落不止这一只“脚”,至少还有“寨脚”,自诩“不是蓬蒿人”的诗仙李白“仰天大笑出门去”的出门之地就叫寨脚,那是唐代天宝元年,李白四十二岁,不算年青了。寨脚和丫木脚,现在都属于何湾镇,两只“脚”离得不远。

这一段奇思妙想,与丫山金乔觉大脚丫的传说互为映衬,神来之笔也!
引用 柳拂桥 2017-4-27 12:49
首页推介了
引用 春雨潇潇 2017-4-27 21:05
好文章,拜读欣赏!
引用 2532658316ppy 2017-4-27 21:31
拜读大作,欣赏学习!
引用 谷树 2017-4-30 14:25
谢谢柳老师和各位师友的褒奖。

查看全部评论(6)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芜湖人文网 ( 皖ICP备14002834号-1  

GMT+8, 2017-8-21 10:41 , Processed in 0.308859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