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芜湖人文网


                                   文苑漫步       摄影天地       书画长廊       国学讲坛       文化传承       教育培训       影像档案       文化定制

                                   人在旅途       慢享生活       会展中心       美食江湖       人文地图       特别策划       应用下载       联系我们

芜湖人文网 首页 文苑漫步 查看内容

【任弼时】惊魂悲恨失爱女

2015-9-29 21:23| 发布者: 柳拂桥| 查看: 628| 评论: 18|原作者: 渔橹

摘要: 【任弼时】惊魂悲恨失爱女 提及芜湖与任弼时的联系,不可回避的就是任老第一个女儿苏明的不幸夭折。为了革命事业,任弼时同志16岁参加革命,46岁英年早逝,为中华民族独立和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奋斗了一生,贡献出了自 ...
【任弼时】惊魂悲恨失爱女
1926骞
提及芜湖与任弼时的联系,不可回避的就是任老第一个女儿苏明的不幸夭折。为了革命事业,任弼时同志16岁参加革命,46岁英年早逝,为中华民族独立和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奋斗了一生,贡献出了自己的一切。参加革命整整30年,像骆驼一样,背负着沉重的担子,走着漫长、艰苦的道路,没有休息,没有享受,没有个人的任何计较。新中国成立之初中央领导层中第一个倒下的创业者。
1927年国共破裂后, 87日,中共中央在湖北省汉口秘密召开紧急会议 “八七会议”。在会上时年24岁的任弼时被选入政治局,成为党史上最年轻的政治局委员。1928年,任弼时夫妇有了第一个女儿,取名“苏明”。初为人父的任弼时特别高兴,只要有空,就要抱她、亲她、逗她。然而由于任弼时的不幸被捕,却使他们痛失了第一个心爱的孩子!
1928618日至711日在苏联莫斯科近郊兹维尼果罗德镇的塞列布若耶乡间别墅召开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任弼时被选为中央委员。 1928919日-28日受中共中央委派赴安徽省巡视党的工作,解决中共芜湖市委反对安徽省临委的风潮问题。
19289月下旬, 任弼时到达芜湖后,在省临委机关召开党的骨干分子会议,传达了党的“六大”会议精神,批评“左”倾盲动主义的错误,在认真听取省临委的工作汇报后,妥善地处理好了省临委内部纠纷。
适逢辛亥革命纪念日来临,当时全国革命正处于低潮,反动势力十分猖獗,芜湖的环境同全国一样也是非常恶劣的。为了揭穿国民党反革命的真面目,鼓舞同志们的斗志,唤起人民的觉醒,重新组织强大的革命力量,任弼时同志指示党组织利用敌人进行纪念活动时,在会场上,在游行队伍中散发张贴了大量传单、口号和标语,弄得敌人狼狈不堪,恐慌万分。恰在这时,党组织内部又出现了叛徒,敌人便出动军警四处搜捕共产党员和革命同志,企图破坏我党组织。面对这种情况,省委各机关不得不纷纷转移。
南陵因紧邻芜湖, 1927年冬,在南陵、芜湖党团组织的领导下,曾举行了一次农民武装起义——白沙圩农民暴动。1928年春,南陵党团县委正式成立。这一年是大灾后的第一年,群众生活虽较艰苦,但党团组织有一定的基础,易于发动和掩护。任弼时同志建议省党团委临时转移到南陵,并要求亲赴南陵视察,俾能作出具体部署。为了避免引起敌人的注意,任弼时临行前剃掉了一直蓄着的八字胡,与团省特委书记林植夫做商人打扮前往南陵,王德芳陪行。任弼时身穿咖啡色夹袍,头戴礼帽,化名胡少甫,随身只带一只手提小皮箱。林植夫化名徐厚昌。3人雇毛驴走到芜湖县石硊镇搭乘夜行船,于次日(即14日)清晨到南陵的滨土墈,步行抵达南陵县城。
      任弼时到达南陵后,为了更多地了解南陵党团活动情况,决定亲自参加15日在香油寺举行的南陵县党团骨干会议。大约下午3点钟时,王德芳领着任弼时和林植夫来到了香油寺附近。正准备开会的时候,忽然发现国民党特务贼头贼脑地向香油寺方向走来,一直尾随他们到香油寺,前来参加会议的人发现情况不妙,立即分散。但为时已晚,他们已经被自卫队包围了。王德芳因与伪自卫队队长刘定奎是亲戚,得以脱险。任弼时、林植夫、王德辉、刘显宗不幸被捕。     
审讯任弼时。任弼时镇定自若,沉着应对敌人。他辩称自己是湖南人,叫胡少甫,到南陵是做生意的。听说香油寺有座小乔墓,便由人指点来游玩。敌人对他施以种种酷刑,但始终没能从他口中得到任何有用的口供。无可奈何只好将他以共党嫌犯收押。
  因问不出所以然,每二天任弼时便被作为嫌犯押送往安庆警备司令部。从南陵到安庆要走水路。为防止他们逃跑,便将他们放在船头,那些乘客听说船上押了“赤脑党”,都过来看热闹。 押在船头的任弼时无意抬头一看,看见一张熟面孔,再定睛一看,认出他原来是他的同乡小商贩彭佑亭,此人常在江浙皖一带贩运丝绸。这时,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押送的士兵对围观的众旅客连声吆喝:“走开!走开!几个红脑壳,有什么好看的!” 任弼时这时灵机一动,故意大声叫嚷起来:“老总,莫乱讲,我不姓洪,我姓胡,叫胡少甫,是长沙陈岳云纸店的伙计,谁不知我胡文甫是长沙陈岳云纸店的徒弟,我是来买货的,不信你们去问我媳妇,她叫陈琮英,在上海霞飞路276号,她在工厂做工。”
他巧妙地说出自己妻子陈琮英在上海的地址,暗示彭佑亭将这些情况设法转告陈琮英。彭佑亭心领神会,船到了安庆码头后,急忙奔向火车站赶赴上海。在霞飞路276号找到陈琮英,把任弼时被捕和在船上偶遇的情况讲了一遍,陈琮英一听丈夫被捕慌忙抱起女儿苏明,找到上海党组织所在地,向党组织做了汇报,党组织根据他在狱中的化名和口供,决定由陈琮英出面进行营救。陈琮英于是就带着女儿准备去长沙。当她到上海火车站时,火车刚开走。陈琮英心急如焚,为了抢时间,情急中不顾一切地抱着襁褓中的女儿,爬上一辆拉煤的大货车。母子俩冒着长夜寒风,赶到长沙,找到了五哥陈岳云。陈岳云在长沙开了一个纸铺。陈琮英把任弼时被捕的情形说了一遍。兄妹俩经研究统一了口径。同时党组织又在长沙请了进步律师何律师从长沙来到安庆。通过他出面买通警备司令部的人,将任弼时案件从安庆警备司令部转到安徽省高等法院。等安徽省高等法院派人到长沙,会同长沙公署核对口供时,陈岳云便以纸店老板身份对胡文甫口供作了一一确认,敌人挑不出丝毫毛病。最终,省法院以“证据不足,无法立案”为由,经由纬纶纸庄担保,把任弼时放了。
当任弼时拖着虚弱的身子回到了上海家时,陈琮英一下扑在他身上痛哭。任弼时四下看看,问:“我那爱女苏明呢?” 陈琮英哭的更厉害了,她哭着告诉他,他们的女儿小苏明,在随陈琮英去长沙时,坐运煤火车受风寒得了重病,几天前已死去了。任弼时一听,好一阵才悲痛地说:“革命总要付出代价的……为了革命,为了营救我的性命,我们的孩子却献出了她的小小生命。”任弼时怀着深刻的愧疚之心,强忍悲痛安慰妻子。
任弼时得救了,但是,他们珍爱的第一个孩子却永远地离开了他们!



浠诲技鏃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柳拂桥 2015-9-25 21:58
辛苦了
引用 柳拂桥 2015-9-25 21:58
文字尚需润饰加工哦
引用 渔橹 2015-9-25 22:02
柳拂桥 发表于 2015-9-25 21:58
文字尚需润饰加工哦

时间有点紧,不暇注重文字,还有两人的材料需收集梳理,特别是储炎庆大师的资料极少.
引用 柳拂桥 2015-9-25 22:09
渔橹 发表于 2015-9-25 22:02
时间有点紧,不暇注重文字,还有两人的材料需收集梳理,特别是储炎庆大师的资料极少.

先搭框架后修饰也可
引用 老卡 2015-9-25 22:52
柳拂桥 发表于 2015-9-25 21:58
文字尚需润饰加工哦

比如这一段:
“陈琮英哭的更厉害了,她哭着告诉他,他们的女儿小苏明,在随陈琮英去长沙时,坐运煤火车受风寒得了重病,几天前已死去了。”
引用 加强版轿夫 2015-9-26 18:24
学习了,老师的资料好详细,问好老师中秋节快乐!
引用 渔橹 2015-9-26 22:24
老卡 发表于 2015-9-25 22:52
比如这一段:
“陈琮英哭的更厉害了,她哭着告诉他,他们的女儿小苏明,在随陈琮英去长沙时,坐运煤火车 ...

谢谢卡院的指点,还请老师多斧正.没办法被柳总赶着鸭子上轿呢,先大致地把故事叙述完整
引用 渔橹 2015-9-26 22:26
加强版轿夫 发表于 2015-9-26 18:24
学习了,老师的资料好详细,问好老师中秋节快乐!

感谢加强版轿夫的大力支持,祝你中秋节快乐!
引用 樵夫 2015-9-27 09:32
好资料!以前还不知道任弼时与芜湖的故事。谢谢渔橹老师分享!
引用 2532658316ppy 2015-9-29 19:09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谢谢分享。
引用 渔橹 2015-9-30 21:34
樵夫 发表于 2015-9-27 09:32
好资料!以前还不知道任弼时与芜湖的故事。谢谢渔橹老师分享!

有些故事是存在文档里,需要后人去翻阅还有需要象柳总有心人去做细致的梳理统一集中展示属于芜湖的辉煌历史与过去先贤的功绩.谢谢樵夫的鼓励.
引用 渔橹 2015-9-30 21:34
2532658316ppy 发表于 2015-9-29 19:09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谢谢分享。

问好嫂子,也非常感谢你的勉励!
引用 樵夫 2015-9-30 22:02
渔橹 发表于 2015-9-30 21:34
有些故事是存在文档里,需要后人去翻阅还有需要象柳总有心人去做细致的梳理统一集中展示属于芜湖的辉煌历 ...

这种工作很有意义,我是忙于生计,否则也很有兴趣参与这件事。渔橹老师,晚安!
引用 阳光静静 2015-11-12 23:09
记得小时候课本里有任弼时同志二三事,那个时候就知道有个大领导叫任弼时了,今天再读不知道的故事,加深了解革命家。
引用 柳拂桥 2015-12-2 14:47
再看了一下,框架还是不错。盼及时修改润饰。
引用 渔橹 2015-12-3 12:07
柳拂桥 发表于 2015-12-2 14:47
再看了一下,框架还是不错。盼及时修改润饰。

好的。
引用 渔橹 2015-12-6 15:53
本帖最后由 渔橹 于 2015-12-7 18:40 编辑

【任弼时】惊魂悲恨失爱女
提及芜湖与任弼时的联系,不可回避的就是任老第一个女儿苏明的不幸夭折。为了革命事业,任弼时同志16岁参加革命,46岁英年早逝,为中华民族独立和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奋斗了一生,贡献出了自己的一切。参加革命整整30年,像骆驼一样,背负着沉重的担子,走着漫长、艰苦的道路,没有休息,没有享受,没有个人的任何计较。新中国成立之初中央领导层中第一个倒下的创业者。

1927年国共破裂后, 8月7日,中共中央在湖北省汉口秘密召开紧急会议 “八七会议”。在会上时年24岁的任弼时被选入政治局,成为党史上最年轻的政治局委员。1928年,任弼时夫妇有了第一个女儿,取名“苏明”。初为人父的任弼时特别高兴,只要有空,就要抱她、亲她、逗她。然而由于任弼时的不幸被捕,却使他们痛失了第一个心爱的孩子!
1928年6月18日至7月11日在苏联莫斯科近郊兹维尼果罗德镇的塞列布若耶乡间别墅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任弼时被选为中央委员。 1928年9月19日-28日受中共中央委派赴安徽省巡视党的工作,解决中共芜湖市委反对安徽省临委的风潮问题。
1928年9月下旬, 任弼时到达芜湖后,在省临委机关召开党的骨干分子会议,传达了党的“六大”会议精神,批评“左”倾盲动主义的错误,在认真听取省临委的工作汇报后,妥善地处理好了省临委内部纠纷。
适逢辛亥革命纪念日来临,当时全国革命正处于低潮,反动势力十分猖獗,芜湖的环境同全国一样也是非常恶劣。为了揭穿国民党反革命的真面目,鼓舞同志们的斗志,唤起人民的觉醒,重新组织强大的革命力量,任弼时同志指示党组织利用敌人进行纪念活动时,在会场上,在游行队伍中散发张贴了大量传单、口号和标语,弄得敌人狼狈不堪,恐慌万分。恰在这时,党组织内部又出现了叛徒,敌人便出动军警四处搜捕共产党员和革命同志,企图破坏我党组织。面对这种情况,省委各机关不得不纷纷转移。
南陵因紧邻芜湖, 1927年冬,在南陵、芜湖党团组织的领导下,曾举行了一次农民武装起义——白沙圩农民暴动。1928年春,南陵党团县委正式成立。这一年是大灾后的第一年,群众生活虽较艰苦,但党团组织有一定的基础,易于发动和掩护。任弼时同志建议省党团委临时转移到南陵,并要求亲赴南陵视察,俾能作出具体部署。为了避免引起敌人的注意,任弼时临行前剃掉了一直蓄着的八字胡,与团省特委书记林植夫做商人打扮前往南陵,王德芳陪行。任弼时身穿咖啡色夹袍,头戴礼帽,化名胡少甫,随身只带一只手提小皮箱。林植夫化名徐厚昌。3人雇毛驴走到芜湖县石硊镇搭乘夜行船,于次日(即14日)清晨到南陵的滨土墈,步行抵达南陵县城。
      任弼时到达南陵后,为了更多地了解南陵党团活动情况,决定亲自参加15日在香油寺举行的南陵县党团骨干会议。大约下午3点钟时,王德芳领着任弼时和林植夫来到了香油寺附近。正准备开会的时候,忽然发现国民党特务贼头贼脑地向香油寺方向走来,一直尾随他们到香油寺,前来参加会议的人发现情况不妙,立即分散。但为时已晚,他们已经被自卫队包围了。王德芳因与伪自卫队队长刘定奎是亲戚,得以脱险。任弼时、林植夫、王德辉、刘显宗不幸被捕。     
审讯任弼时。任弼时镇定自若,沉着应对敌人。他辩称自己是湖南人,叫胡少甫,到南陵是做生意的。听说香油寺有座小乔墓,便由人指点来游玩。敌人对他施以种种酷刑,但始终没能从他口中得到任何有用的口供。无可奈何只好将他以共党嫌犯收押。
  因问不出所以然,第二天任弼时等人被作为嫌犯押送往安庆警备司令部。从南陵到安庆要走水路。为防止他们逃跑,便将他们放在船头,那些乘客听说船上押了“赤脑党”,都过来看热闹。 押在船头的任弼时无意抬头一看,瞧见一张熟面孔,再定睛一看,认出原来是他的同乡小商贩彭佑亭,此人常在江浙皖一带贩运丝绸。这时,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押送的士兵对围观的众旅客连忙吆喝:“走开!走开!几个红脑壳,有什么好看的!” 任弼时这时灵机一动,故意大声叫嚷起来:“老总,莫乱讲,我不姓洪,我姓胡,叫胡少甫,是长沙陈岳云纸店的伙计,谁不知我胡文甫是长沙陈岳云的徒弟,我是来买货的,不信你们去问我媳妇,她叫陈琮英,在上海霞飞路276号,她在工厂做工。”
他巧妙地说出自己妻子陈琮英在上海的地址,暗示彭佑亭将这些情况设法转告陈琮英。彭佑亭立即心领神会,船到了安庆码头后,他急忙奔向火车站赶赴上海。在霞飞路276号找到陈琮英,把任弼时被捕在船上偶遇的情况告诉了她,陈琮英一听丈夫被捕慌忙抱起女儿苏明,找到上海党组织所在地,向党组织做了汇报,党组织根据他在狱中的化名和口供,决定由陈琮英出面进行营救。陈琮英于是就带着女儿准备去长沙。当她到上海火车站时,去长沙的火车却已刚开走。陈琮英心急如焚,为了抢时间,情急中不顾一切地抱着襁褓中的女儿,爬上一辆拉煤的大货车。母子俩冒着长夜寒风,匆匆赶到长沙,找到了在长沙开纸铺的五哥陈岳云。陈琮英把任弼时被捕的情形说了一遍。兄妹俩经研究统一了口径。同时党组织又在长沙请了进步律师何律师从长沙赶到安庆,通过他出面买通警备司令部的人,将任弼时的案件从安庆警备司令部转到安徽省高等法院。等安徽省高等法院派人到长沙,会同长沙公署核对口供时,陈岳云便以纸店老板身份对胡文甫口供作了一一确认,敌人挑不出丝毫毛病。最终,省法院以“证据不足,无法立案”为由,经由纬纶纸庄担保,把任弼时放了。
当任弼时拖着虚弱的身子回到了上海的家中,陈琮英一下扑在他的身上痛哭起来。任弼时四下看看,却没有发现他们女儿苏明的小身影。不禁愕然地问道:“我那爱女苏明呢?” 这下陈琮英哭的更厉害了。任弼时似乎一下子明白了妻子的悲伤和哀痛,他紧紧地把妻子抱在怀中,强忍着疑惑和伤痛一遍遍地抚慰着她。等陈琮英从哭泣的喧泻中缓和下来,她哽咽着告诉他,他们的女儿小苏明,在随陈琮英去长沙时,因坐运煤车一路颠簸和冷风侵逼,幼小的身躯受风寒得了重病,几天前已死去了。任弼时一听顿时心如刀绞,好一阵子才从伤痛的缄默里缓过劲来,任弼时怀着深刻的愧疚之心,强忍悲痛安慰妻子:“革命总要付出代价的……为了革命,为了营救我的性命,我们的孩子却献出了她的小小生命。”
任弼时得救了,但是,他们珍爱的第一个孩子却就这样永远地离开了他们。芜湖,也从此在任弼时夫妇心中留下了一道永恒的伤疤。
引用 柳拂桥 2015-12-6 18:15

查看全部评论(18)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芜湖人文网 ( 皖ICP备14002834号-1 )

GMT+8, 2018-4-26 11:58 , Processed in 0.138377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