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芜湖人文网


                                   文苑漫步       摄影天地       书画长廊       国学讲坛       文化传承       教育培训       影像档案       文化定制

                                   人在旅途       慢享生活       会展中心       美食江湖       人文地图       特别策划       应用下载       联系我们

芜湖人文网 首页 文库 芜湖名人榜 查看内容

【芜湖人物榜-无为】季孟莲

2015-8-24 13:33| 发布者: 柳拂桥| 查看: 152| 评论: 0|原作者: 柳拂桥

摘要: 合肥晚报 2011年12月7日 无为县城西北方向,大约十里地外有一个很不起眼的小村子,村子不大,几百户居民,因为居民多是季姓,大家叫它季村。就是这个不起眼的季村,却出了一位“旷世奇才,有竹林风范”的杰出诗 ...
合肥晚报>> 2011年12月7日

无为县城西北方向,大约十里地外有一个很不起眼的小村子,村子不大,几百户居民,因为居民多是季姓,大家叫它季村。就是这个不起眼的季村,却出了一位“旷世奇才,有竹林风范”的杰出诗人——季孟莲,更令我们意想不到的是:这位季大诗人跟另一位纪大烟袋(纪晓岚)以及《四库全书》还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壹

    小小月当楼上

    隐居着“崇祯八大家”

    村里老人带着我们来到村子的西南角。抬眼望去,远处的河坝像是一个臂弯,将村子揽在怀里,静谧温馨。与城市的繁华相反,这里慵懒闲适。

    在老人的指点下,我们来到一块荒草丛生的池塘埂上,然后,老人很确定地说:“这个地方就是当年季孟莲读书的月当楼。”我们翻看无为县政协1994年编纂的《历史上的无为》看到:月当楼,城西北季孟莲读书处。毁圯地基,依稀可辨。根据季氏族谱的记载:季氏祠堂门前西为月亮地,东为金子滩。月当楼的位置,在祠前左前方大约50米金子滩上。这些似乎能佐证老人的“武断”。

    更能佐证老人的是,那一丝残存于时空转换之间的书香。谁都知道时间的残酷无情,但就是这淡淡的一点余味,让我们把这个地方跟大诗人“借月读书”联系起来了。

    季孟莲,字叔房,号石莲,禀膳生(经考试取得禀生资格的生员,可享受禀膳补贴),《无为州志》中记载他的生卒年为:明万历廿五年(1596年)——崇祯十六年(1643年,明灭亡前一年)。

    季孟莲自幼聪颖好学。据说,他出生前夕,其母梦到家中池塘产莲数支,家人甚喜,以为青莲(李白号青莲)转世,于是命名梦莲,后来因避家讳,易名孟莲。

    带着“李白转世”美誉的季孟莲自小就才气过人,五六岁即能句读。稍大,其诗在州郡就颇负盛名,十五岁时补弟子员。他博览群书,以诗、古文、词推重于世。

    虽然文采斐然,但生不逢时。

    季孟莲空怀济世之志、赤子之心,却因报国无门而郁郁不得志。他只能寄情山水,漫游天下,壮览名胜,广集图书,以诗会友。

    有一年,季孟莲应明末重臣李太虚的邀请赴南昌“为之授馆”。南下期间,季孟莲流连于壮丽的祖国大好山川之间,结识不少诗友,如王季重、李太虚、董其昌、陈仲纯、曹尊生、谭友夏、杨龙友等。他们结成诗盟,更唱迭和,各自成帙,成为我国南方诗坛的中坚,成就历史上著名的“崇祯八大家”。

    步入不惑之年,季孟莲倦游归来,自建月当楼,供读书写作之用。月当楼内拥书万卷,评诵不辍,赋诗饮酒,自娱其意。

    《月当楼诗稿》中录有季孟莲《题月当楼》的三首词,他在词中描述月当楼及读书吟诗的具体情形。

    《醉蓬莱·题月当楼》:“岳阳之旷荡,黄鹤之奇,卓乎千古。风翥鲸回,吾楼与之俱妩。玉水交流,阆风双倚,凌楚天飞步。玉粲怀铅,青莲阁笔,有难题处。最是神仙,人为伴侣,衣剪朱霞,齿嚼红雾。咳唾随风碎,联珠编露。月殿宵长,星桥会永,共谱霓裳序。尘不梯霄,俗空作怪,望崖都去。”

    《水调歌头·题月当楼》其一:“埃表建虚渺,味外嚼孤清。世间好地行者,一过便生尘。环佩飞来未稳,猿鹤翔呼失睡,拔地倚天津。此处无人到,与汝一同行。欹冰奁,眺玉界,掇朱英。高寒饱沁,风骨碧落侍郎身。左挹浮丘顶秃,右拍洪崖肓耸,垂发与齐龄。佳句紫云唱,倚和赤箫鸣。”

    其二:“人事难于满,造物妒其全。飞升不辞眷属,佛亦重姻缘。虽得异书堪宝,又与异人同读,名姓著丹编。九酝葡萄味,不及此浓鲜。笑痴儒,怜才鬼,讶顽仙。最高楼上,卧起看剑倚青天,偶尔援琴挥手,恰恰又飞鸿送目,此易彼非难。适意无不可,钟鼎炙人羶。”

    《月当楼诗稿》里还收录了季孟莲在外思乡“月当楼”的诗吟:舟泊湖口,月色兼霜,一望千里,忆吴玉照独居旧馆中,有雁声无限,不堪遥寄也。

    其一:“邻舫无声雾气芜,霜华一片雁奴呼。相思到处凄清月,直月船窗卧看孤。”

    其二:“月当楼上剪桐菅,共指云红山外山。今日却从山外望,何由一刻到窗外。”

    如此精美华丽的词句,细细品读,意味隽永。

    比肩杜孟的大家

    为何不入纪晓岚法眼

    或许是天妒英才,属于季孟莲的时间只有47年,但他的文学成就却达到一个后人难以企及的高峰。季孟莲被誉为“旷世奇才,有竹林风范”,“季公文采过人,诗词风格比肩‘杜孟’”。

    但比肩杜孟的季孟莲却没能赢得晚他一百多年的另外一位大家的青睐。纪晓岚在奉旨编纂《四库全书》的时候,竟然没有收录季孟莲的文字。

    清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安徽学政朱筠提出《永乐大典》的辑佚问题,得到乾隆皇帝的认可,接着乾隆便诏令将所辑佚书与“各省所采及武英殿所有官刻诸书”,汇编在一起,名曰《四库全书》。“四库”之名,是初唐官方藏书分为经史子集四个书库,号称“四部库书”,或“四库之书”。经史子集四分法是古代图书分类的主要方法,它基本上囊括了古代所有图书,故称“全书”。

    这样一部“全书”却没有“月当楼主人”的影子,是季孟莲水平不够还是另有隐情?

    关于《四库全书》遗漏季孟莲文字的原因有诸多版本,其中不乏纪晓岚嫉妒季孟莲文采;季孟莲文稿散佚过多、所剩文字不完整等等,有些属于无稽之谈,有些则过于牵强。

    最可信的是这样一个解释。清朝“文字狱”的大背景下,季孟莲这个“有骨气的文人”被故意遗漏。

    《四库全书》自问世以来,一直褒贬不一。其中被贬多是因为:《四库全书》收书不过三干四百余种,所焚书的数量竟与之仿佛,这是相当惊人的,甚至可以说恐怖的。

    鲁迅先生就曾言之凿凿地说:“乾隆朝的纂修《四库全书》,是许多人颂为一代之盛业的,但他们却不但捣乱了古书的格式,还修改了古人的文章;不但藏之内廷,还颁之文风颇盛之处,使天下士子阅读,永不会觉得我们中国的作者里面,也曾经有过很有些骨气的人。”

    鲁迅这里所说的“有骨气的人”就包括季孟莲。

    明末,清兵犯境。虽然崇祯皇帝意欲重振大明王朝,但朱氏天下已岌岌可危。

    作为有骨气的文化人,季孟莲怀济世之志,却无力回天,只能用文字来宣泄自己:“一樽相对款离颜,黯尽澄江白芷天。才子何妨当世杀,美人但取一人怜。临戎慷慨思孙楚,对局逡巡愧谢玄。无那西风吹白下,红衣脱尽一溪莲。”不遇清明之政治,以诗抒怀,白首唏嘘,抱憾终身。

    在乾隆大兴“文字狱”的政策导向下,虽然身为清一代文化方面的代表性人物,但纪晓岚只能是帮凶,是奴才,是工具,他将季孟莲等一批“有骨气的文人”的文字禁毁,也因此背上了“中华文化刽子手”的骂名。

    叁

    被遗漏的季孟莲

    进入“四库禁毁丛书”

    我们在季氏祠堂看到了散失多年又失而复得的家庭宗谱和《月当楼诗稿》,使得我们在三百多年后的今天,还能与诗人近距离接触,聆听他的诉说,分享他的哀乐。

    季孟莲一生著述颇丰,但多数遗矢,仅知著有《隅爽集》及《月当楼诗稿》八卷。季孟莲与其他“八大家”唱和的诗词,曾刻印成集。他的主要诗集《月当楼诗稿》于乾隆十年(1747)印刷,道光廿六年(1846年)其诗集再版传世。现仅有《月当楼诗稿》八卷存世,而这本《月当楼诗稿》八卷已被收入明《四库禁毁书丛补编》第六十九卷。“明珠蒙尘数百年,拂去尘土,恢复其昔日的光彩,完好地传诸后世。”

    而关于季孟莲生命的最后时光在家乡读书的地方月当楼,无为县以及季氏后人也在计划着重建。“当初季孟莲建月当楼,是为了自己和子孙读书之用,后因洪水倾圯,历久未修。后来在道光十年(1835年),季氏后人捐资重建。风吹雨打和战争毁坏,曾经的月当楼早已不见踪影,只有地基依昔可辨。现如今,季氏族人在完成续修宗谱和重建祠堂后,正在为积极筹建‘月当楼’而做前期准备。”

    从季氏祠堂门口往西看,借着落日余晖,月当楼有如海市蜃楼般出现在我们的眼前。

    其实是在心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芜湖人文网 ( 皖ICP备14002834号-1 )

GMT+8, 2018-7-19 05:44 , Processed in 0.091026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