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芜湖人文网


                                   文苑漫步       摄影天地       书画长廊       国学讲坛       文化传承       教育培训       影像档案       文化定制

                                   人在旅途       慢享生活       会展中心       美食江湖       人文地图       特别策划       应用下载       联系我们

芜湖人文网 首页 文苑漫步 查看内容

比较阅读(8)三个人说朱晓云的《低眉听风》

2015-1-1 11:31| 发布者: 柳拂桥| 查看: 569| 评论: 4|原作者: 柳拂桥

摘要: 谈正衡:且引文脉贯新章 近年来,芜湖地面的文学就是“她时代”,女性的意识与表达比任何时候都更胜一筹。女人的心事,星星点点,素素雅雅,却更能直抵人间烟火。晓云是个性情中人,而散文的起底,就是 ...
谈正衡:且引文脉贯新章   




      近年来,芜湖地面的文学就是“她时代”,女性的意识与表达比任何时候都更胜一筹。女人的心事,星星点点,素素雅雅,却更能直抵人间烟火。晓云是个性情中人,而散文的起底,就是性情,性情到了,水到渠成。
    这本书稿共分五辑,分别为“风花轩”、“酱味羹”、“后庭芳”、“一得阁”、“浮生记”。取名《低眉听风》,我想,是要表明一种阅世姿态吧,不事张扬,眉眼温婉,而又执著不移,如一幅清浅的水墨画,透视生命深处的骨骼与气象,又散溢着作者内心的温度和灵魂的热望。其间,有心灵顿悟的剔透,有小资情调的嫣然,也有些许唯美主义倾向——这是散文写作的一种美德,作为一个也写散文的人,我没有理由不肯定这些文字。
    前二辑,都是花草食事,行文充满诗性色彩,在可视可嗅的芳香里,不动声色地构筑着自己的审美取向。晓云写高处的石榴花、合欢树,也写了低到尘埃里的葱兰,当茉莉花在风里一瓣一瓣的飘落,有些人生过往却注定不会散去。就像她笔下的木芙蓉,阳光煦煦,花儿盈盈,一树,两树,就那么姿容清绝地立在历史的风景里。晓云常常以女性柔软的心灵去感知身边的一切,让文字融入野地、水泽,娓娓叙谈中的草木花树,便如三三两两的素衣女子,于小径边、堤岸上翩然走过,香气袅袅,若远若近,忽断忽续……于是,河水清且涟漪,丰盈了朝朝夕夕!
    于我而言,感兴趣的是《西河桃》这一篇,桃花春风,华年锦瑟,她的笔触将伸往何处?“我与西河一遇,不只是看到一株多情的桃花,还看到了一枚凄苦的爱情……我给这素淡的古镇染上一抹胭红,这也许是这个古镇怀春的红颜吧。”西河,是我教过十年书的地方,为了照应桃花,晓云特意提起我早年的一首诗《到西河看灯》……人生意气,草木无言,有些情怀总是抒之不尽。我最喜欢她笔下的那些纯白葫芦花,在我早年的经历中,常常在夜色中看到它们。有时我在走夜路,有时是一场大雨过后,朵朵白花漂浮在夜色里,远远近近弥漫着浓郁而又清新的香味,无人知晓的美丽和忧伤呵,让我获得最醇浓的乡村感受!
    晓云曾给我留言:“我不敢与先生比字,但性情与先生有相通之处,好清淡,喜田园。先生笔下的美食与我胃口相同,特别是写鱼的字,每每读之不忍释手,总有要与先生谈说一番的念头,可惜与先生见面很少……”如此说来,假若能有机会聊,就聊一聊“旧巷小吃食”和“味蕾上的故乡”吧。《鸡头梗子芡实糕》《青青苜蓿头》《清寒水芹》,还有酸菜鱼、韭菜花,菊花脑,这些我都写过,好在晓云总能将这类口舌之字写得迤迤逶逶、弯弯曲曲,自成一种婉转舒缓的景观,煞是好看。随着年龄渐长,我是越来越喜欢这种文字,平和、恬淡,犹如深秋午后的阳光,娓娓道来,令人全无争世之慨。
    后三辑,是写当前状态和过往旧事。她写父母和祖父,写丁婆婆,写《二嫂的棉》,写她青葱岁月里《担不起的刘海》。花自飘零水自流,只有那些在生命中感动过的时刻,会一直珍藏在灵魂深处,永不凋零。而在《消失的母校》的塘面上,菡萏已去,白鹭已飞,诗意和田园,竟是如此让人缅怀和感慨,不闻草虫鸣唱已久,与田园的生疏,总是让人感到生命没有落根的意味。  
    在这些篇章里,除了散文随笔的抒发性灵,还有一些直逼内心的随感与漫议。如《低处的幸福》《给婚姻作揖》《人走酒冷》等等,生活的纷乱,道德的失衡,坐标的倾斜……对当下的满足和惆怅,都会让人有许多吐槽。女人动议,总有几分短打里藏红装的味道,面子还是那个面子,里子却埋伏了几线山川葱茏。说到底,女人发表高见,总少不了时代和性别贴上的标签。长发拢上去,袖子撸起来,哪怕是包叠了一份多年的隐痛,仍是红莲摇晓,清香弥远。
    晓云以她执著浓烈的情感、简约清丽的文字,描述着她的梦,是曾经、当下和将来永远存放心灵的精神家园。
    一字一句一点一珠光,我愿晓云将这些都珍藏在心,温暖且照亮前行的路。





    本文系《低眉听风》序言
   
1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柳拂桥 2015-1-1 11:24
文华雅淡自清明
—— 读朱晓云的《低眉听风》
沈光金



收集在《低眉听风》的散文,我看过的,或者说我认真看过的,大概只有一半。受赠于集子之后,我将没有读的另一半读了一遍,算是无愧于受赠意思的一半。写点读后感之类的算是对得起朱晓云没有白送给我这本集子,那当然就是无愧于受赠意思的另一半。
我以为,散文更加讲究“情景交融,物我双会”的,本来这是句老话,是老生常谈,也是啊,但是你仔细想一想,哪句老生常谈不是至理。物我的交融和双会,我在读《低眉听风》中感受最深,几乎贯穿在每一篇中。在你欣赏朱晓云笔下形形色色、林林总总的世间百物百态同时,也在感受作者对所描叙的人、物释放的充斥在字里行间的感情,这些感情无论是浅吟低唱,还是深叹重惜,你都会随之起伏。认同的,不认同的,都会在《低眉听风》中读出一个立体的,丰满的朱晓云,真应了那句“文如其人”。
“我的心性像茉莉花”放在集子的首篇,似乎是给书名“低眉听风”做注脚,表达了作者处事、待人、接物的一种姿态,“我的本性也是淡的,好独处,不居闹”。“我总在茶与茉莉花中找到自己的影子”,“本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怎么也不是你的”,话说得有点宿命,可表明的是自个的处世态度,与世无争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得到,对利禄心无旁鹭实在太难了。朱晓云的茉莉花,既有出世的清高,也是入世的怡然。任你桃花喧嚣,任你牡丹富贵,任你梅花孤傲,我只是一朵茉莉,在入世的平凡中彰显出世的独特。
在“凤华轩”落笔于花、草、虫,择物有因不外是感情所寄,譬如《西河桃》写的虽然是桃花,说的却是对美的价值取向,对世间爱情真谛的领悟,“好到什么程度才算爱情,什么程度都不算,要看生离死别。”,“西河桃”在长镜头的夹叙夹议中,插入一段回忆的“爱情故事”,点化了“西河桃”的主题,在第一辑的“凤华轩”中是最值得一读、最耐得咀嚼的一篇。在“秋在花边漫步”中,娓娓地说了秋花的种种,花开花落,枯来荣去,“一花一命,一人一命,你得自个儿有着有落,……活出自我,落拓不羁,是一种幸福”,这便是入世的态度,自己的精彩。再譬如,“寂寞花”中说“孤寂洗濯浮躁,孤寂让你深刻,孤寂将你清洗成一朵圣洁的莲。”已经把寂寞修炼成一种境界,与“淡”和“独”是呼应的。与其说“孤寂”是一种处世哲学,不如说是作者的行事方式。
“青花碟子白底托着青葱的水芹,边沿的缠枝莲衬着一杆杆青白渐近的水芹,好心情自不待言。”作者的追求似在纯、静、淡,从文字的叙述和张放上就可以略见一斑,多寓物而又多角度地表达了作者的处世准则。好与不好且不说,赞同与否也搁在一边,但至少我认为,轻狂和张扬是做人大弊病,水芹所有的秉质,当是一种楷模,青白而脱俗,清净而大众,没有清高的颐指,没有傲慢的气使,守候却不等待,安分而不张扬。
刘勰说“写气图貌,既随物以宛转,属采附声,亦与心而徘徊”,铺张能随物宛转,与心徘徊,也就是物我双会,当是第一流的好文章。也就是说,好文章都是附有感情色彩的,而感情的色彩宛如丹青中用墨,浓淡深浅是由山水远近阴晦晴朗而决定的,而不是随心所欲,肆意杜撰地加上去的。“后庭芳”一辑中的丁婆婆、二嫂、母亲、父亲和祖父,在这些有点像微小说的散文中,白描是主要的手法,在细节的白描上加上如同色彩的个人感情,或浓深、或浅淡,或粗枝大叶,或精涂细画,人物便立体起来。
譬如,在《丁婆婆的红房子》中那个肆意恶待丁婆婆的斯文男人的落笔如此,自己女儿跌破双膝,迁怒与丁婆婆,便用棍“发疯似地抽打丁婆婆的双膝”,作者觉得“他是那样的丑陋不堪”,人性的丑与美、善与恶在作者的心里和笔下都表达得泾渭分明。
《二嫂的棉》通过二嫂对棉田的坚守,一面张扬人性的善良,一面诉说坚守的艰辛。二嫂的坚守给了作者快乐和温暖,二嫂的坚守同样地给了天下人温暖,人在觉得温暖的时候一定是快乐的,至少天下人在得到温暖的那一刻也是快乐的。二嫂的坚守是那样孤寂,而二嫂的坚守又是那样固执。二嫂似乎是作者的影子,守卫着孤寂,做自己想做的事。我不知道这样延伸和感觉是不是有点牵强,但是我相信,作者歌颂和赞赏二嫂,至少在潜意识中有一种行为的认同和感情的相通。
《低眉听风》中涉及爱情和婚姻的为数不多,其中“没有白拿的卡”,“低处的幸福”和“给婚姻作揖”等数篇。
“没有白拿的卡”中的牢骚发得淋漓尽致,家的琐事也说得叨叨絮絮。虽然哪家都这样,可像作者这样观察得细致入微,叙述得清楚明了,落笔得前因后果真不多。“这卡不是白拿的,你得跑腿,你得付出,你得累的要命,你得气得吐血……”我不想拿引文抵文章,还是读者自己去看吧。我却在成篇的牢骚背后看出的作者苦乐的交混,看出一个主妇对生活的理解,对满足的陶醉,对付出的快乐,一种对家的依恋和呵护,对丈夫、对孩子、对家人那种一施无余的爱溢出了字里行间。“低处的幸福”更是通过同学清的婚姻进一步阐述了作者的幸福观,“因为宽待了自己,因为不理睬那些不属于她的幸福范围内的事,让她感到幸福的存在”,幸福不唯物质所左右,幸福是自己对幸福的理解,有自己追求的层面,事实也是如此,追求“不属于她的幸福”那只能徒增苦恼。
《给婚姻作揖》一文,我以为是《低眉听风》最精彩篇章之一。我说的精彩,不仅是铺叙的内容,还有一气呵成的文字。《给婚姻作揖》的全篇也不过千字而已,文虽短,却仿佛像等候不急似的拌嘴,容不得你说话地怨气、怒气冲天。我在怨气和怒气之中,看出对婚姻磕绊的容忍,对家庭付出的艰辛,对相夫教子的沿袭,对中国式传统的恪守,彰显了作者善良的母爱。作者也就是只“煮熟了的鸭子”,走着“前辈的老路,付出多,得到少……善良的母性之爱坚韧而顽强地绵延着屋檐下的万家灯火”。《给婚姻作揖》无论是文本还是语言,都是短文中的上乘之作。
爱情和婚姻也许是世间万物中最宿命的,是自己深层意识中最不能掌控的事。婚姻是一个男人加一个女人再加上柴米油盐酱醋茶,而爱情则是一个男人加一个女人再加上风花雪月琴棋书,柴米油盐酱醋茶现实,而风花雪月琴棋书浪漫,现实和浪漫之间究竟有多大的距离,谁也说不准,谁也说不好。如果风花雪月琴綦书缺少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支持,就不会浪漫起来。在《我是一尾鱼》中散发的家庭的暖意和爱意,你能说不浪漫,婚姻中也是有浪漫的。
朱晓云很善于用白描的手段去铺张文字,白描就是不露感情的客观,“不露”不是“不带”,任何文字都是蕴藏感情的。《低眉听风》集子里这样的篇章很多,譬如《蟹蝶》、《夏吃酸菜鱼》、《一吃到底韭菜花》、《秋冬瓜》等等。白描给文章留下很多有读者想象的空间,让你在掩卷之后去遐想、去感悟。
我喜欢《幸福的灯草》、《雪殇》、《胭脂旧》和一篇未收在集子里的《摇曳的羊皮灯》。《幸福的灯草》和《胭脂旧》的行文风格似乎很有张爱玲的风格,文字也很凝重,阅读进而咀嚼方能咂出其中的味道。而《雪殇》对人间古今的情、爱作了自己的诠释,很凄美,也很洁白,用《雪殇》二字概括是再恰当不过了。《摇曳的羊皮灯》很像是一篇短篇小说,在一个极短、极小的时空里,一个老女人狡黠、老练和一个小女人的忠厚、稚嫩写得淋漓尽致,没有一句对话,全是白描,似乎在考验读者的理解能力,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收在集子里。
朱晓云很怀念旧城,旧城仿佛还活在包括朱晓云的许多人的记忆中,文集中收入的《在城市的脊梁上爬行》、《散上峰头望故乡》散发着浓厚的对家乡的热爱,对故城消逝的惋惜,朱晓云力图在一片废墟上用记忆还原故城,用叹息怀念时光。怀旧不仅是朱晓云,只不过朱晓云的怀旧和回忆更像酒,香醇而浓烈。
作为读者,我阅读了《低眉听风》的同时,也阅读了朱晓云,朱晓云散文,正如她自己说的“我的文字是走向心灵的,是一把锹,将内心的土翻腾出来”。以我看来,绝非虚言。
愿更多的人读到《低眉听风》,自然也就会有更多的人了解朱晓云,一个勤勉于文字的作家。
引用 柳拂桥 2015-1-1 11:25
不期竟见另扇窗
       
          □ 韩步华
       
       认识朱晓云很多年了。平时各有各的工作,接触不是太多,倒是经常通过各自见诸报端的文字了解对方些许情况。她给我的印象是一个性情中人,直言快语,无所顾忌。女作家的矜持与内敛,她是很少的,她喜用较快语速传递心绪,朴实可信。
   
    读报于我只是习惯,有时一目十行,有时扫几眼标题。凡看到朱晓云的文字,我却会认真浏览。有回在大江晚报上看到她的《锅巴老鸭汤点秋香》,就顿觉有股子老鸭汤的香味扑鼻而来。千余字篇幅,看似写美食,字里行间却渗透着她对这个城的情感与理解,“一座城,一乡音,一重味”是了。其行文的特点是没有约束,任性情牵引连接成句,浑然天成。
   
    不久前,她给我留言,说是送书。这让我愣怔片刻,在记忆里搜索一下,家中那几十本文友的作品集里,真就没有朱晓云。该出手时就出手,她终于出手了。
   
    这个合集由中国出版集团现代出版社出版,取名《低眉听风》。装帧淡雅幽静,出自她自己的创意。我没立即打开书,是因为这书名实在令我浮想联翩,总怀疑自己过去是不是误解朱晓云了。书名流露出的禅意,有一种退避的寓意和闹中取静的气定神闲。在所了解的她和这本书承载的她之间,赫然打开了另外一扇窗,通过这扇窗,让我看到另一个朱晓云。
   
    这个集子收录92篇文字,分5辑,依次为“风花轩”、“酱味羹”、“后庭芳”、“一得阁”和“浮生记”。有些篇什似曾相识,但大多是第一次拜读。文如书名,这近百篇散文的基调是安谧、超脱和清净的。“我本性也是淡的,好独处,不居闹。”(见《我的心性像茉莉花》)。“望不穿的俗事,看不透的纷扰,看透了,看穿了,也要做纯真的自己,像那些秋花一样。”(见《秋在花边漫步》)。“孤寂洗濯浮躁,孤寂让你深刻,孤寂将你清洗成一朵圣洁的莲花。”(见《寂寞心》)。“一棵桦树和它的邻居们悄无声息地生长着,告诉我这个世界没有不痛的存在,我听见一种成长没有声音。”(见《桦树的痛》)。单这几句,就足以刻画出女作家的内心了,低眉与静谧。
   
    集子虽说分辑而编,内容上也加以区分了,但文字多没游离“低眉”这个基调,作为读者,我们也可以理解为是她体验生活的一种姿态。看得出来,她只写耳熟能详的经历和往事,并在写作过程中充满了对生命和生活的敬畏,这种敬畏让落笔之处皆见真诚的珠玑迸溅。如《清寒水芹》中,她写道:“清寒的初春,万物萌动,心不动;静观世象,了然于胸,那份静穆安然如春寒中临水迎风的水芹。”如《善良的夜晚》中,她写道:“母亲再穷再苦都没有忘记将她一颗善良的心擦得雪亮给我看,我深信我一直很善良,我的善良是母亲给的,好像就在那个夜晚。”
   
    这个集子不是朱晓云创作成果的全部,但其风格已尽显其中。她以平实的叙述见长,不粉饰、不做作,全是心之所动情之所感的经历、记忆和顿悟,具有传统女性甘于守望文学一隅的执著,对时尚和流行元素采取互不干扰的态度。所以读这个集子时,眼前常有这样的幻化:在古镇小巷里,在乡间小道上,在友朋谈笑中,在市井小吃摊旁,朱晓云始终在低眉沉吟。
   

引用 青青子衿 2015-1-1 14:31
祝贺晓云大作出版。三位大师的评论使我们对晓云清新脱俗、观察细致的文字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喜欢不加任何粉饰的清丽文字。
引用 找钥匙 2015-1-2 09:29
本帖最后由 找钥匙 于 2015-1-2 09:30 编辑

从先生的序里,可以看到先生的浪漫,文笔与情愫。拜读先生的精彩文章。

查看全部评论(4)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芜湖人文网 ( 皖ICP备14002834号-1 )

GMT+8, 2018-11-21 06:52 , Processed in 0.159503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